如何利用腊叶标本

作者:胡先骕时间:2014-11-29 11:43:01评论:0

当植物标本运到标本室时,第一椿任务便为鉴定其中各种植物的学名。在今日种子植物(即显花植物)大约有二十五万种以上,蕨类植物约有一万种,苔藓植物约有四、五千种。此类植物的大多数分布于世界某某固定的地区,其中有甚多只局限于一个山谷、一个岛屿或个山巅,故正确的采集地乃十分重要。倘若此项标本知为来自一小范围地区,植物学家立时可知此植物属于某地区的数百种或数千种之一,这便决定在鉴定所采得植物的学名时应参考何种书籍与文献,今植物学家能决定是否此为某种植物的新分布记录甚或为一未发表的新种。故一种植物标本的采集地需要较详细的记录。理想的野外记录须包括正确的地点,倘此地点不著名,须说明其距地图上所记载的著名地区的远近与方向。一个国度内的大小行政地区与大约的纬度皆应记明。在地图上通常不记载的边远地区,则注明经度与纬度,亦极有帮助。 

种子植物的鉴定主要基于花与果的构造,蕨类植物的鉴定主要基于孢子囊群与孢子囊的构造与叶脉等;苔藓植物的鉴定主要基于孢子囊的构造。此标本究属于已发表的数百千种植物的那一种,须待解剖与研究了其花与果的构造及其营养器官的性质,或孢子囊群与孢子囊的构造与其营养器官的性质之后,予可决定。每每一植物学家在以前曾研究过此地区的植物,能仅从其叶以鉴定植物的种类。但在大多数的情形下,植物标本必须要有花或果的一部,或二者皆要,或孢子囊或孢子囊群等器官,才能用以鉴定其学名。无花与果或孢子囊群等器官的标本是较为少价值的,除非有特殊的需要,或不易采得花果时,一般是必须采集花果的。因花与果乃必须十分仔细研究的部分,而在解剖下必须全部或一部分摧毁的,所以必需充分采得。倘若所采得的枝上只有少量的花与果,则必需自同一的植物的其他部分采得花果材料与正标本置于一处。此项额外的标本在干制后多装入纸袋中。有大量花果的标本为标本室中最可宝贵的新增材料。若采集人所作的野外记录能包括花果的颜色、质地、形状与其他在干制标本时易于发生变化的性质,则尤为可贵。一般来说,记录须限于干标本所不易表现的性质。


植物学家虽要注意花与果,但并不应忽略植物的其他部分,有花与果但无叶与生叶的部分的标本,甚少价值,亦几与仅有叶的标本相等。此类标本难于确实鉴定其学名。倘植物为草木,应尽可能采集有花或有果的植物全部,并须采集其地下部分,以表示其为一年生或多年生,是否有简单的根或块根、块茎、球茎、鳞茎或根茎。有某类植物如山药,非采得有地下茎,难以鉴别其种类。在乔木、灌木、藤本或高大草本,则只能采集植物的一部分。但此所选取的部分,须表示花或果或二者兼备,以及有代表性的叶与枝。若附以野外记录记及植物的高度,植物的习性(乔木、灌木、藤本等),是否芳香与有否乳汁或色汁,则可增加标本的价值,最好并记及其多寡、其土名、其经济价值及其生长地方的性质。


在研究植物标本所代表的植物与参考采集人所作的野外记录之后,植物学家乃能给与此植物以学名。但此种工作必须参考多种书籍与散见于甚多的植物学杂志中的论文,且须以此标本与标本室中已定名的标本作详细的比较。倘若发现一新种植物则必须给与一新学名,与用拉丁文作一详细的描写,以供其他植物学家作参考。对于采集与制作此标本,与作此植物的产地、棲地、性状与利用的记录的采集人必须详为征引。但新种只宜根据优良标本而发表,不可根据制作不佳,无花无果或无野外记录的标本而发表,否则可能引起研究上的纠纷。


植物标本在已经鉴定而将学名写于标签上之后,乃可与其他千百标本按其科属与种一同安置于大标本室之内。在标本室内,此植物标本必须用胶水贴于较坚硬、长约四十公分、阔约三十公分的台纸上。标本柜的大小应以标本台纸的大小为准,所粘贴的标本必须占台纸的大部分,太大的标本不能安置于台纸之上者不合式。因为这样的标本必须裁割使小,方能粘贴。这对于干而脆的标本是不相宜的。反过来,太小的标本,无论为乔木、灌木的一小枝或二、二小草本,也不相宜。不但此类标本只为植物的劣等代表,且仅占据台纸的一小部分,其余的大部分是浪费了的。对于稀少的小草本,因为不易采到,则一两个标本亦须采集,但这只是例外。对于一般植物采集人必能采到充足的材料,采集人应注意所采标本必须能为此种植物最好的代表,标本的大小亦必须适合于粘贴的台纸。


在已粘贴标本的下右角,必须粘贴一标签,上载植物的学名、采集地、采集时日与采集人及其采集号数,此为最少量的记录,标本必须有此方能放置于标本柜内。关于植物自身与其棲地的记录特为重要,采集人应尽可能地供给。当此标本被放置于标本柜中之后,即将被不断的研究及与新采集的标本作比较。单独的标本只为一种植物在某一独特地方及某季某日所采得的样品。最可贵与最有用的标本乃在一张台纸上最完全的标本,附以关于在某采集地方的植物的环境、多寡、大小、花果的色香、利用与俗名等等的记录。此种标本可使植物学家了解采集员在某地、某时、某种环境下所见的活植物,而不仅是干燥的叶与花果。在研究比较此种标本之后,植物学家才能写作各种的书籍与论文。


    通常的习惯,采集标本,每号至少采两个腊叶标本,有时更多,在大规模的采集每号宜尽可能采十个标本,以备与其他学术机关作交换之用。而粘贴标本时每号亦宜粘贴两个标本,此类重分标本必须情况相似,而给与以同一采集号数。此重分标本即可用以与世界上其他植物标本室进行交换,而供甚多的植物学家研究。在各国的植物刊物中,亦能以此采集号数为各国的植物学家所征引,故重分标本必须为真正的重分标本,而采集与制作此重分标本,必须使此类标本尽可能地相似。此类标本必须采自同一植物或采自临近绝对相同的植物,若是小型草本,则必须采自同一种植物的同一群中。如此为一采集人在同一日、同一地点、同一植物上所采制的数分标本,被给与以一采集号数。如此可使植物学家在将来研究此种植物时,在其他的标本室中,根据所存的此号重分标本以作讨论。故所有的同号的重分标本,必须十分相似,庶能供参考研究之用。


关键字:植物鉴定,胡先骕

文章评论:已有0条点评

    回复:

热点文章
猜你喜欢

用户注册

我已阅读并接受协议《用户服务协议》

已经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