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植物采集简史I — 1949年之前外国人在华采集(二)

作者:王印政时间:2014-12-01 10:09:58评论:0

前篇:中国植物采集简史I — 1949年之前外国人在华采集(一)


M. D. Dill 1844年来到香港,几年后便死去。所采植物标本送G. Lodigges,其中的蕨类标本送W. J. Hooker研究。 

S. E. Home 英国人,1844年在舟山和宁波采集植物标本,送W. J. Hooker研究。 

C. J. Braine 英国商人,1844-1851年间曾在香港采集一些植物标本(许多是蕨类),在舟山也采过。回国时带有许多活植物,大部分送Kew,由W. J. Hooker研究,如Brainea insignis Hook.(苏铁蕨属)就是纪念他的。 

H. F. Hance● 英国植物分类学家,1844-1872年间在香港和中国大陆采集植物标本。1844年到香港,作外交官,1848年开始发表新种;1851年返英,1852年又到香港;1857年到过厦门,后住广州黄埔达25年之久,任领事;1866年秋与T. Sampson到三水,1866年到过海南水东Suitung港等地;1872年秋到鼎湖山、七星岩。发表了222篇文章,包括大量新种。此人一生几乎在香港、黄埔以及厦门度过,从事外交和植物标本采集与研究,在Hance突然去世时,保存在香港的植物标本已达22437号,在世界上已享有名望,整个标本馆的标本移送给大英博物馆。Hance和他的莫逆知交、终生合作者Th. Sampson共采得635336份标本,新属和新种不计其数,如四轮香属Hancea Hemsl.=Hanceola Kudo(唇形科)、盾果草属Thyrocarpus Hance(紫草科)、Chirita anachoreta Hance(唇柱苣苔属,苦苣苔科)、Loranthus sampsonii Hance(桑寄生属,桑寄生科)等。

W. T. Alexander 英国海军外科医生,1845-1846年间在舟山及其他地区采集有46种苔藓和多种蕨类植物,分别送W. Wilson (把Alexander错写成T. Anderson)和W. J. Hooker研究。 

P. Perny 法国神甫,1845年经澳门到广西采集植物标本;1848-1859年到贵州,1862-1868年间曾到重庆,在贵州采到264种标本,如猫儿刺Ilex pernyi Franch.(冬青科)。 

J. G. Champion* 英国军官,1847-1851年间在香港利用业余时间采集大量植物标本,1851年离开香港回国时就带有500-600种标本。标本由Bentham或其本人研究,发现许多新属和新种,如五列木属Pentaphyllax Gardn. et Champ.(五列木科)、秀柱花属Eustigma Gardn. et Champ.(金缕梅科)、Rhodoleia championii Hook.(红花荷属,金缕梅科)、Millettia championii Champ.(鸡血藤属,豆科)等。 

W. A. Harland 英国医生,1847-1857年间在香港负责一家政府医院,采集了许多香港及周围地区的标本,送Hance研究。也到上海及Turon Bay采集过标本,其中新种至少有28个,如Gymnosporia(=Maytenus) harlandii Hance(美登木属,卫矛科)、Utricularia harlandii Oliver(狸藻属,狸藻科)等。 

J. C. Bowring 英国商人,1847-1858年间曾在香港采集一些植物标本。所采标本由W. J. Hooker、H. F. Hance和Th. Champion研究,如藤槐属Bowringia Champ.(豆科)、Begonia bowringiana Champ.(秋海棠属,秋海棠科)等。 

J. D. Hooker 英国大植物分类学家,W. J. Hooker之子。1848年曾自锡金(Sikkim)到西藏一带采集植物标本。 

J. Strachey 和 J. E. Winterbottom 英国人,1848年结伴从印度西北部经喜马拉雅到西藏普兰县的玛纳沙罗瓦(Manasorawar)湖及兰卡错(Rakestal.)湖采集植物标本。 

J. L. C. R. A. Eyre 英国公使,即鸦片战争中的义利。1849-1851年间在香港与H. F. Hance一道采集植物标本和种子。Castanopsis eyrei是纪念他的。 

K. L. Blume 德国药物和植物学家,在他描述的爪哇植物中有15种是从中国引人的栽培植物(可能引入时间是1849-1856年间),如Magnolia parviflora Bl.(木兰属,木兰科)、Arundina chinensis Bl.(竹叶兰属,兰科)。 

C. Fabre-Tonnerre 法国药学家,1850年左右在上海、江苏一带采集植物标本,主要送H. F. Hance和B. Seemann研究,如白栎Quercus fabrii Hance(栎属,壳斗科)、Carex fabrii Hance(薹属,莎革科)。 

B. Seemann 德国植物分类学家,在Kew做J. Smith助手。1846年起随考察船到南美、北美、中美洲以及东亚、东南亚旅行考察,1850年来到香港和广东附近地区采集植物标本,1851年H. F. Hance访英期间,将香港标本馆交由Seemann代管。 

Dr. Morris 1852年之前在广东、香港给Hance采集若干标本,其中有Dianthus Morrisii Hance(石竹属,石竹科)。 

C. Wright* 美国植物学家,1854-1855年期间随美国北太平洋考察船“Vincennes”负责植物标本采集,在香港采到500种,均送G. Bentham研究。所采标本中有43个新种,如Apocopis wrightii Munro.(楔颖草属,禾本科)、Solanum wrightii Benth.(茄属,茄科)、Philoxerus wrightii Hook. f.(安旱苋属,苋科)等。 

W. H. Medhurst 1854年在福州给H.F.Hance采集了一些植物标本。 

L. Furet 法国牧师,1854-1856年间在香港采集标本350种,送法国巴黎自然历史博物馆,如Mallotus furetianus Mull.(野桐属,大戟科)。 

C. J. (I.) Maximowicz• 俄国植物分类学家,1854年到黑龙江(Amur),1855年又到黑龙江及乌苏里江(Ussuri)流域,这一次在上述地区采了985种植物标本,其中有4个新属,如裂瓜属Schizopepon Maxim.(葫芦科)、黄柏属Phellodendron Rupr. et Maxim.(芸香科)、短序花属Brachybotrys Maxim. et Oliv.(紫草科);1859-1860年间又到黑龙江、乌苏里江及附近地区,采集标本800种,其中有41个新种,另外还有148种种子和满满一箱植物球茎;1860-1864年到日本。 

R. Swinhoe 英国外交官,1854年到香港;1857年到厦门;1858年与C. Wilford到台湾;1860年到大连;1861-1866年在台湾打狗(高雄)、淡水采集,发表《台湾植物名录》,记载246种,其中蕨类33种;1868年到海南、北京(西山,十三陵)、张家口;1869年到上海、汉口、宜昌、贵州、重庆;187l-1873年在宁波;1873年到过九江,标本寄Kew园或由Hance研究,所采标本包含新属毛药花属Bostrychanthera Benth.(唇形科)。 

J. M. D. Barthe 法国人,Hance的朋友,1855-1856年间在香港采集标本。所采标本由Hance研究,发现了一些新植物如Barthea barthei (Hance) Krass.(刚毛药花属,野牡丹科)、Dissochaeta barthei Hance(野牡丹科)。 

R. Maack 俄国人,1855-1859年间在俄考察队中负责植物标本采集,随军舰沿黑龙江、乌苏里江流域采集,共采得植物标本643种,引种植物11种。新属如马鞍树属Maackia Rupr.(豆科)就是纪念他的。 

R. R. Krone 德国人,1855-1863年间在广东采集大量植物标本。一部分标本送H. F. Hance,后留在广州,大部分标本存荷兰Leyden的F. A. W. Miquel处,仅Miquel就鉴定出220种。Hance和Miquel均从这些标本中描述出不少新种,如Sophora kronei Hance(槐属,豆科)、Pavetta kroneana Miq.(大沙叶属,茜草科)、Vernonia kroneana Miq.(斑鸠菊属,菊科)等。 

Park 1856年在广州附近采集植物标本175种,送De Candolle研究。 

W. Gregory 英国藻类学家,1857年在福州采到新种Ixeris gregorii Hance(苦荬菜属,菊科)。 

A. Schlagintweit 德国旅行家,1857年自印度到Kashgar采集了一些植物标本。 

W. Taran 1857年在宁波给Hance采集了一些植物标本。 

G. Radde 俄国人,1857年到黑龙江;1858年到黑龙江及乌苏里江流域采集植物标本,含一些新植物如假扁果草Enemion raddeana Regel(毛茛科)。 

C. Wilford 英国人,1857-1859年问在中国为Kew园采标本。1857年经香港到厦门,后到辽宁沿海区域采集植物标本;1858年到台湾打狗(高雄)、小琉球、鹅銮鼻、东转苏澳、基隆、淡水海岸附近采集。两次均发现一些新植物,如Geranium wilfordii Maxim.(老鹳草属,牻牛儿苗科)、Hydrocotyle wilfordii Maxim.(天胡荽属,伞形科)、Hemionitis wilfordii Hook.(泽泻蕨属)等。 

T. Sampson⊙ 英国外交官,1857-1870年间在中国采集植物标本。1857到广州,居住约30年,和H. F. Hance一起在广东、海南和福建等地多年并采集了大量植物标本。1857年到广州后,曾经在广州周围、梧州、罗田、英德、韶关、博罗新虎山采集植物标本;1866到过厦门、深圳、汕头、海南;1870又到海南。共采集植物标本至少1800种,多由H. F. Hance研究,如Thyrocarpus sampsonii Hance (盾果草属,紫草科)、Hypericum sampsonii Hance (金丝桃属,藤黄科)、Aster sampsonii (Hance) Hemsl. (紫菀属,菊科)。 

F. B. Forbes⊙ 美国人,1857年到香港,后到上海;1874年认识了Hance及Ford,在上海及烟台采集植物标本;1875年到欧洲,与Kew园的W. B. Hemsley商定搞一中国的植物名录;1877-1882年又来华;1882-1886年在Kew园致力于中国名录的工作,后赴法国,名录大部分由W. B. Hemsley完成。 

G. R. Tate* 英国驻香港军队医生,1858-1860年问到山东(Hsan tung)及香港附近采集约800份标本,存Kew园标本馆,含一些新种,如Plectranthus tatei Hemsl.(香茶菜属,唇形科)。 

C. F. M.Grijs 荷兰军官,在厦门任外交官。1858-1862年间在厦门给Hance采集植物标本,从中描述了22个新种,如Machilus grijsii Hance(润楠属,樟科)。 

C. Urguhart 1859-1860年间在香港并北上到大连采集植物标本,所采标本由Hemsley和Hooker描述。 

W. F. Daniell 英国军医,1860年在大连采集了一些植物标本,如臭檀Euodia daniellii Hemsl.(吴茱萸属,芸香科)。 

A. C. Maingay 英国药学家,1860年在烟台(芝罘Chefoo)、上海、广州采集许多植物标本,如Stephanandra chinensis Hance(野珠兰属,蔷薇科等),所采标本存Kew标本馆。 

G. E. Simon 法国农学家,1860年来华改革农业并采植物标本,途经天津一上海一汉口一洞庭湖;1862年采集植物标本途经北京—内蒙古—东北—张家口;1863年采集植物标本途经江苏—安徽—湖北—湖南—四川。所采标本含一些新植物,如Populus simonii Carr.(杨属,杨柳科)。 

C. Argy 法国传教士,1861年来华,在上海一带采集植物标本。 

W. Dickson 英国医生,1861年自广州一南岭一鄱阳湖一汉口采集植物标本,含一些新植物,如Ehretia dicksonii Hance(厚壳树属,紫草科)。 

Birnie 英国传教士,1861年在大连一带采集植物标本,送W. B. Hemsley研究。 

G. L. King 英国人,1861年从海岸到烟台采到Allium nereifolium=A.chinense G. Don (葱属,百合科)。 

H. A. Sarel英国人,1861年沿长江流域途经江苏、湖北、四川等地采集植物标本。标本由W. J. Hooker和J. G. Baker鉴定。 

M. Wichura 德国植物学家,1861年从日本到上海—香港—广州—白云山—澳门采集许多植物标本。 

F. Parry 英国商人,1861年曾在广州及东江流域采集植物标本。标本送H. F. Hance研究和鉴定,含新种如Hedyotis parryi Hance(耳草属,茜草科)

L. Savatier 法国海军医生,1861-1863年间利用业余时间在宁波及附近采集植物标本。1861年到宁波采集;1863年又在绍兴采集植物标本。所采标本存Drake del Castillo标本室,新种Delphinium savatieri Franch.(翠雀属,毛茛科)是纪念他的。 

O. Debeaux 法国人,1861-1863年间在香港、厦门、烟台(Chefoo)和上海、天津等地采集许多植物标本,由本人鉴定发表。所采标本存Drake del Castillo的标本室。 

R. J. J. Itwin 英国人,1862年之前长期居住香港,在香港给Hance采了一些标本。  

P. Guillemin 法国人,1862年在广州采集一些经济植物的种子寄回法国。 

D. J. R. Carmichael 法国人,1862年在香港,1863年到烟台采集植物标本,如Aconitum carmichaeli Debx. (乌头属,毛茛科)就是纪念他的。 

S. W. Williams 英国使馆翻译,1862-1873年间在北京,1866年到张家口,1867年到古北口采集植物标本。标本送Hance研究,有150个新种,如Orobanche ombrocharis Hance(列当属,列当科)。 

A. David⊙ 法国传教士,1862年来华,在北京西山等地采集标本;1863年百花山、谭柘寺;1864年承德;1866年3月北京—南口—张家口—宣化—呼和浩特、大青山—萨拉齐—鄂尔多斯—阿拉善—包头—萨拉齐采集植物标本;1868年天津—上海—九江—庐山—重庆—成都;1869年2月成都—新津—宝兴—邓地沟教堂、洪桥山,8月返成都;1872年上海—浙江奉化—宁波—北京—保定—开封—西安—秦岭;1873年汉中—城口—汉口—九江—南昌—建昌;1874年化都—九江—上海。标本寄巴黎,由A. Franchet研究。他在华北、内蒙古采集了1175种,其中有84个新种;在宝兴采了420种,有163个新种,出版了两卷“Plantae Davidianae”。新属有马蹄芹属Dickinsia Franch.、囊瓣芹属Pternopetalum Franch.(伞形科),喜树属Camptotheca Decne、珙桐属Davidia Baill.(珙桐科)、岩匙属Berneuxia Decne.(岩梅科)、胡榛属Ostryopsis Decne(桦木科)、丫蕊花属Ypsilandra Franch.(百合科)、显子草属Phaenosperm Munro et Benth.(禾本科)、星果草属Asteropyrum Drumm. et Hutch.(毛茛科)等。David的标本材料主要收藏在巴黎自然历史博物馆(P)。 

L. J. Hay 英国军官,1863年在长江流域的Silver Island(近靖江Chin kiang)给H. F. Hance采集了一些植物标本。 

T. Watters 英国外交官,1863年来华,1876-1880年间在宜昌;1881-1883年间到台湾利用业余时间采集植物标本,送Hance研究,新属假婆婆纳属Stimpsonia Wright(报春花科)是他所采到的。 

R. Oldham● 英Kew园采集员,1861年受Kew园派遣接替C. Wilford继续东亚植物标本采集。1861-1863年间在日本、朝鲜及其周围岛屿共采标本13000号;1864年到宁波后R. Swinhoe请他同到台湾淡水、基隆等地采集700种标本,由D. Oliver、J. D. Hooker及F. A. W. Miquel研究,副份600号标本寄俄彼得堡植物园(Bot. Gard. St. Petersburg)由C. J. Maximowicz研究。此外,H. F. Hance及W. B. Hemsley也根据其标本发表不少新植物,如新属台闽苣苔属Titanotrichum oldhamii (Hemsl.) Soler.(=Rehmannia oldhamii Hemsl.)(苦苣苔科),新种Desmodium oldhamii Oliv.(山蚂蝗属,豆科)、Melodorum oldhamii Hemsley=Fissistigma oldhamii Merr.(瓜馥木属,番荔枝科)、Ilex oldhamii Miq.(冬青属,冬青科)、Meliosma oldhamii Maxim.(泡花树属,清风藤科)、Bredia oldhamii Hook.(野海棠属,野牡丹科)、Ficus oldhamii Hance(榕属,桑科)等。 

C. W. B. Lorraine 1864年在香港采集蕨类植物标本,送W. J. Hooker研究。 

E. W. Jacob船长,1864年在舟山(Chu san)给H. F. Hance采集一些标本,存Kew园。 

W. Gregory 英国人,1865年在台湾淡水采集,送H. F. Hance鉴定研究。 

A. Schetlilig 德国人,1865年在台湾西部采集一些植物标本,送Kew鉴定。 

E. Faber● 英国药商,1865年到香港,在厦门开药店多年;1878-1883年间到罗浮山采集标本;1886年到上海、宁波天台山专门采集;1887年到宜昌、重庆、嘉定、峨眉山采集;1889年到千山;1891年到舟山群岛,普陀采集;总共采集达3000-4000号,送H. F. Hance和Kew园其他人研究,有115新属和新种,新属如花佩菊属Faberia Hemsl.(菊科)、四轮香属Hancea Hemsl.=Hanceola Kudo(唇形科)、水田七属Schizocapsa Hance(蒟蒻薯科)、竹根七属Disporopsis Hance(百合科)、山茴香属Carlesia Dunn(伞形科)。 

R. H. Graves 美国牧师,1866-1882年间长期在广东西部和广西东部活动,到过广西梧州、桂林,东江和西江,为H. F. Hance采集植物标本,计有7个新种。 

E. V. Bretschneider 俄国外交官,1866-1883年间在北京一带采集植物种子,寄欧美各大植物园,著有《History of European Botanical Discoveries in China》(1898)。 

E. C. Baber 英国外交官,1866年到北京;1876年在四川采到楠木,D. Oliver定名为Persea nan-mu Oliv.(鳄梨属)=Machilus nan-mu Hemsl.(润楠属,樟科);1877年到重庆、成都、嘉定(乐山)、峨眉山、雅安、大相岭、宁远(今西昌)、会理、屏山等地采集;1888年又到康定采集。 

R. J. McCarthy 英国人,1867年到中国,从江苏、经过湖北、四川、贵州到云南采集植物标本;1877年到缅甸。所采的标本中有23种采自中国,标本存Kew。 

P. J. M. Delavay● 法国天主教神甫,1867年到广东、海南;1882年6月从四川三峡经盐津等地到昆明,7月到大理,在大理、宾川、禄劝、鹤庆、通海、丽江、贡山、德钦、盐津、绥江、昭通、东川、思茅等地采集,从滇西北到滇东北以及滇中、南一带采集达10年之久,1892年得病返国;1893年又到云南,在盐津龙溪(Long ki)教堂养病半年,在附近采集标本;1895年到昆明,12月病死。他总共采20万号植物标本,约含4000种,其中有1500个新植物,单在Long ki就有1200号;所采标本存巴黎博物馆。A.Franchet著的《Plantae Delavayanae》中Delavay所采标本有新属蛇头荠属Dipoma Franch.、半脊荠属Hemilophia Franch.(十字花科)、茶条木属Delavaya Franch.(无患子科)、栌菊木属Nouelia Franch.(菊科)、豹子花属Nomocharis Franch.(百合科)等。 

J. Anderson* 英国商人,1868年随Sladen自缅甸到腾冲(滇西部),停留近2月,采近800号。标本送加尔各答植物园,副份送Kew园。新属有毒药树属Sladenia Kurz(猕猴桃科)。 

H. Wawra 奥地利药学家,1868年来华;1869年到广州白云山、上海、北京古北口、戒台寺、汤山、十三陵、南口采集有94种植物标本;在香港采有149种植物标本。所采标本存维也纳植物园和俄彼得堡植物园,含有新种如Ligusticum wawrae Wolff(藁本属,伞形科)。 

E. C. Bowra 英国人,1868-1872年间长期居住中国,在宁波和广州给H. F. Hance采了一些活植物,如Aristolochia recurvilabra Hance(马兜铃属,马兜铃科)、Smilax glabra Hance(菝葜属,百合科)等。 

G. Shearer* 英国传教士,1868年到汉口,1873年到九江,共采到600号植物标本。虾须草属Sheareria S. Moore(菊科)就是纪念他的。 

W. Mesny 英国将军,长期在中国军队中任职,尤其长期居住在贵阳。1868年从汉口到贵州;1877年返回英格兰;1878年又来华,在之后的4年间长途旅行走遍了中国各地。1879年到广州,并由广州到广西途经梧州(3月)、柳州(6月)再到贵州(7月);1880年1月由贵州经四平过乌江(4月)进入四川(7-9月),再经陕西、甘肃、青海、嘉峪关到哈密(1881年5月),途中采集到一些植物标本,在哈密见到左宗棠;然后从甘肃兰州出发途经西安、潼关、爬越华山,过黄河后经山西太原到北京(1882年);1882年在北京短暂停留后,又返回太原途经山西、陕西、汉中到四川成都(1883年2月),之后又经贵州到云南(5月)(想到越南未成),再经广南、百色沿西江到广州(1883年7月),沿途在各地采集了不少植物标本。所采标本送H. F. Hance研究,报道有75种,其中有8新种,如Jasminum mesnyi Hance(素馨属,木犀科)、大花迎春Jasminum mesnyi Hance(素馨属,木犀科)、Salix mesnyi Hance(柳属,杨柳科)等。 

E. M. Bodinier● 法国传教士,1868年到贵阳;1869年到黔北仁怀;1871-1886年间在遵义;1886-1890年间到广东、北京,和M. Provost,M. Francois在北京周围采了930号植物标本;1892年返贵阳途中,在香港停留一段时间。此间寄给巴黎自然历史博物馆1500号标本。这些标本不像是全在香港采集,可能是将在香港和以往在其他地区所采标本集中一块寄往巴黎;1898-1901年间常到贵阳以南的青岩(Fsin-gai)、栗木寨(Ly-mou-tchai黎母寨)采集植物标本。所采标本送巴黎博物馆,后主要由A.Franchet研究,如Anaphalis bodinieri Fr.(香青属,菊科)、Carex bodinieri Fr.(薹属,莎草科)等。 

R. A. Williamson 英国牧师,长期在中国北方居住,1869年在山东和中国北方其他地区采集了180种植物标本,存英国爱丁堡植物园。

T. L. Bullock 英国外交官,1869年来华,1877年开始在广东北江、海南采集标本;1878年到湖南北部、湖北南部;1880年到江苏靖江;1881年到芜湖、上海;1886年在北京百花山采集。所采标本由H. F. Hance研究。

M. Moss 英国人,香港商会代表。1870年奉命考察广东、广西两省贸易能力,沿途采集经济植物标本。 

C. W. Evrard 英国外交官,1870年前后在温州、宁波、厦门、九江等地采到69种植物标本,有少数新种,如Nepeta everardii S. Moore(荆芥属,唇形科)。 

G. Henderson* 英国人,1870年随T. D. Forsyth组成的考察团在西藏和新疆的叶尔卷Yarkand采集了412种植物和80种藻类标本,所采标本存Kew,如Apocynum hendersonii Hooker(罗布麻属,夹竹桃科)、Schizosiphon hendersonii Gogra(藻类)。 

N. M. Przewalski⊙ 俄国军官,其采集活动:①1871年1月到北京,2月25日离京途经古北口—丰宁—多伦(Dolon nor)—达尔诺尔(Dal nor)—张家口—乌拉山—包头—鄂尔多斯(Ordos)—古磴口(Teng kou)  (9月)—定远营—贺兰山—向北达Khara narin ula(山)和Sheiten ula(山)—张家口(12月)采集植物标本;1872年3月途经张家口—贺兰山—沿长城到兰州(6月)—大通河—青海湖—Bokhain gol—柴达木—布尔罕布达山脉(Barkkam Buddha chain),1873年1月到穆鲁乌苏河(Mur ussu)途经柴达木—青海湖—大通河—戈壁采集,尔后返俄,采集植物600种;②1876-1877年途经天山—巩乃斯Kunges河—Narat ridge—库尔勒—塔里木河—Kara bura—罗布泊—阿尔金山采集;③1879-1880年与Roborovski等由斋桑泊Zaisan人新疆布伦托海,沿乌伦古河向南越沙漠到巴尔库山,过天山到哈密,跨过祁连山到达柴达木盆地,向西南经穆鲁乌苏河进西藏,但中途被阻(遇到西藏军民的反抗),向东北行经都兰到哈拉库图(Shara khoto);后自西宁到黄河发源处Bogagordji,途经共和、贵德一带采集,收获甚丰,1880年6月到青海湖东的Bakogol采集,然后经定远营和恰克图返国;④1883-1885年间与P. K. Kozlov等人由恰克图人蒙古途经定远营—甘肃—青海,循归路向西藏行进,到金沙江上游折回柴达木,经扎陵海西行至和阗(Khotan),北行到塔里木河,过阿克苏返国。标本主要由C.J.Maximowicz研究,发现有300个新植物,出版著作《Flora Tangutica》,其中新属有穴丝荠属Coelonema Maxim.(十字花科)、双果荠属Megadenia Maxim.(十字花科)、四合木属Tetraena Maxim.(蒺藜科)、绵刺属Potaninia Maxim.(蔷薇科)、毛冠菊属Nannoglottis Maxim.、黄冠菊属Xanthopappus Winkl.(菊科)、羽叶点地梅属Pomatosace Maxim.(报春花科)、马尿泡属Przewalskia Maxim.(茄科)、星叶属Circaeaster Maxim.(星叶科)等。 

A. Lomonosov 俄国人,1870-1871年从内蒙古到北京沿途采集了111种植物标本。所采标本由R.Trautvetter研究,所含新种如Carduus lomonossowii Trautvetter(飞廉属,菊科)。 

C. Ford⊙英国植物学家,1871年到香港,任植物园园长。1882年到西江,采1700株幼苗回香港;还到过乐享和陆坡Luk Po,及广西的Tai Wu;1883年与E. Faber到罗浮山,采到320种植物标本,850株活植物;1884年到台湾基隆、淡水采集数日;1886年到广州、三水采集;1887年到北江。在Ford所采集的标本中,至少有134个新植物,如干花豆属Fordia Hemsl.(豆科)、Manglietia fordiana Oliv.(木莲属,木兰科)、Meliosma fordii Hemsl.(泡花树属,清风藤科)、Derris fordii Oliv.(鱼藤属,豆科)等。 

R. I. Pierson 美国人,1872年在直隶(即今河北)东部和陕西西部给H. F. Hance采集了一些植物标本。  

J. Lamont 英国传教士,1872-1877年间在香港到过西江、北江采集了一些标本。所采标本送H. F. Hance研究。 

G. M. D. Dods 英国医生,1873年在香港采集有Calamus thysanolepis Hance(省藤属,棕榈科)等3种植物标本,送H. F. Hance鉴定。 

Fritsche 德国人,1873年负责俄在北京设立的气象观察站,业余时间在北京附近采集了100种植物标本,存俄罗斯科学院植物博物馆。 

J. F. Quekett 英国绅士,1873年在上海居住,给Kew园采集一些植物标本。 

R. J. Ross* 英国人,1873-1877年间在东北和辽宁一带采集不少植物标本,仅Kewr园1877年就收到了Ross所采集的600份标本,还有一些标本送给了H. F. Hance。在其标本中发现新种多个,新属2个,如Plagiospermum Oliver=Prinsepia Royle扁核木属(蔷薇科)、短序花属Brachybotrys Maxim.(紫草科)。 

O. Moellendorff 德国外交官,1873年8月到九江、北京;1874年在北京大觉寺、百花山、东灵山、张家口采集;1875年在百花山采集,共采200余种植物标本;1877年在古北口、滦河、北京采集;1879年到小五台、怀柔又采不少标本。 

Ch. Alabaster 英国外交官,1873-1893年间在宁波、汉口、厦门等地给H. F. Hance采集一些植物标本。 

R. G. Moule 英国传教士,1874年在杭州一带采集植物标本,从中发现了一些新种,如Quercus moulei Hance(栎属)、Castanopsis tibetana Hance(锥栗属)(壳斗科)。后一种树在杭州一寺宙里栽培,Moule误为引种自西藏。 

R. W. Campbell⊙ 英国人,1874年在台湾东部采集600种植物标本,送大英博物馆。 

M. Kurita(栗田万次郎) 日本军人,1874年在台湾恒春车城附近采集植物标本,发表在东京《植物学杂志》。 

J. A. Sosnovski及P. J. Piasetski 俄国人,1874到北京、上海、汉口采集;1875年途经汉水—陕阳—汉中—沔县—秦岑—徽县—兰州(6月)—祁连山—哈密—天山—准噶尔沙漠采集,尔后返俄,其间采集了许多植物标本,其中发现有38个新植物,如盾果木属Dipelta Maxim.(忍冬科)。 

J. B. Steere 美国芝加哥大学动物学教授,1874-1875年间在台湾和香港采了大量植物标本,由M. W. Harrington鉴定发表,如Asplenium steerei Harr.(铁角蕨属)。 

H. de Poli 法国人,1874-1875年间在浙江和江苏采集到325种植物标本,所采标本由A. Franchet研究,如.Ranunculus polii Franch.(毛茛属,毛茛科)。 

S. W. Bushell 英国伦敦大学人员,1874年在北京周围采集了200份植物标本;1876、1879年又采集了一些标本,所采标本均送Kew园。 

W. Hancock* 英国海关官员,1874年来华;1874-1875年到烟台,登州采集,1876年到河北小五台山、百花山,两次采集植物标本140种;1877年在宁波采集100种;1878年到海南;1882年又到台湾淡水采集蕨类标本100种,送C. J. Maximowicz和J. G.Baker; 1894年到云南昆明、蒙自、玉溪、思茅、红河等地采了150种。Hancock所采标本中有3个新属,如新属翅茎草属Pterygiella Oliver(玄参科)、滇兰属Hancockia Rolfe(兰科)、异叶苣苔属Whytockia W. W. Smith(苦苣苔科)和63个新种。 

A. de Vos 比利时牧师,分别于1875年和1883年在内蒙古的阿拉善(Ala)山脉和鄂尔多斯(Ordos)采集植物标本,所采标本送俄彼得堡植物园。 

G. Playfair 英国外交官,1875年到北京;1877年到台湾;1878年在汕头;1881-1883年到海南、河口;1885-1886年到上海;1895年到宁波,采集了不少植物标本,从中发现了一些新种,如Myrsine playfairii Hemsl.(铁仔属,紫金牛科);1888-1889年在台湾台南、高雄采集约400种,所采标本存Kew园。 

R. J. C. Nevin 美国传教士,1876年在广州附近,北江和连州河(Lien chou)交汇处给H. F. Hance采集了一些植物标本,新种如Eragrostis nevinii Hance(画眉草属,禾本科)。 

W. G. Stronach 英国外交官,1876年在江苏等地给大英博物馆和H. F. Hance采了不少植物标本,其中大英博物馆报道有20个新种,H. F. Hance报道有15个新种。 

J. P. Martin 英国人,1876年在上海附近的凤凰山采了一些植物标本,送H. F. Hance和A. C. Forbes鉴定。 

W. J. Gill 英国军官,地理学家,1876-1877年间在中国旅行并采集植物标本。1876年途经香港—上海—北京—山海关—北京—上海采集;1877途经上海—汉口—重庆—成都(5月)—岷江—理番(理县)—茂州(茂县)—松潘—黄龙—成都(6月)—雅安—泸定—康定—理塘—巴塘—川滇交界处Tsaleh—德钦—大理—八莫采集,含新属马蹄黄属Spenceria Trimen(蔷薇科)。 

F. Artselaer 比利时牧师,1876-1885年间在内蒙古的西湾子(Siwan tze)和黑水(Hei shui)附近采集植物标本。所采标本送俄彼得堡植物园,由C. J. Maximowicz研究,含有一些新种如Pedicularis artselaeri Maxim.(马先蒿属,玄参科)。 

F. S. A. Bourne 英国外交官,1876年到北京;1883年到福州、武夷山;1885年到重庆途经泸州—永宁—毕节—威宁—昆明—元江—普洱—思茅—元江—石屏—蒙自—广南—百色—南宁—都匀—贵阳—重庆采集植物标本;1887-1888年到芜湖。其间也到过广州。标本送Kew园,内含新属如四数苣苔属Bournea Oliver (苦苣苔科)(采自广东罗浮山)。 

M. V. Pevtsov⊙ 俄国人,1876年到准噶尔途经古城(Ku cheng)—乌伦古河(ulungur)—嘎顺Ga shun绿洲—沙漠—古城Ku cheng采集标本;1878年到阿尔泰山途经科布多—Khara ussu湖—乌里雅苏台之南—杭爱hangai—戈壁—呼和浩特—张家口,采集了180种植物标本;1889年与V. I. Roborovski及P. K. Kozlov等人到Irisk湖Kirghiz Alatau天山—Bedelpass—Kargalik—TokhtaRhon(3000 m,在此采集1个月)—和阗—Oasis Keria—Oasis Nia—Karasai—Liundjilik寺;1890年至Cherchen—昆仑山采集;1890年夏季至8月到Muzlutz chain、西藏、Yushil kul湖、Akka tag,10月至叶尔羌Yarkand河,即塔里木,12月至乌鲁木齐采集,尔后返俄。他总共采了7000号植物标本,计有700种,由Robrovski交存彼得堡植物园,由A. T. Batalin和C. Winkler研究。新属如疆堇属Roborovskia Batalin(荷包牡丹科)就是纪念他的。 

L. Loczy 匈牙利人,1877-1880.年间在甘肃青海湖、四川和云南采集不少植物标本,由A. Kanitz研究,发现新种17个,如Zygophyllum loczii Kan.(霸王属,蒺藜科)、Iris loczii Kan.(鸢尾属,鸢尾科)等。 

W. M. Cooper 英国外交官,1877-1884年间在宁波采集一些植物标本,送Kew鉴定。如Indigofera Cookeri Craib.(木兰属,豆科)。 

T. L. Bullock 英国人,1877-1886年间在广东北江、海南、江苏、湖北、湖南湘江和长江洞庭湖流域采集许多植物标本,送H. F. Hance;在北京附近采集了134种植物标本送俄彼德堡植物园,副份送Kew园,所含新种如Eugenia bullockii Hance(番樱桃属,桃金娘科)。 

B. C. Szechenyi 匈牙利伯爵,与L. Loczy一起,1878年在上海,而koczy则在鄱阳湖采集;1879年1月2人到意阳途经齐州—兰田—西安—咸阳—建州(Kienchou)—平凉六盘山—靖宁(Tsing ning)—兰州—凉州(Liang chou)—祁连山—嘉峪关采集,5月返回,6月24日到西宁途经大通、青海湖,8月10日到兰州,尔后南下于9月24日到成都,10月12日到康定途经巴塘向南,于12月31日到达云南中甸;1880年1月离开中甸到大理、八莫采集,所采标本主要由匈牙利分类学家A. Kanitz研究,发现有1个新属顶冰花属Szachenyia=Gagea Kanitz(百合科)和16个新种,如Gentiana szechenyii Kan.(龙胆属,龙胆科)、Orchis szechenyi Kan.(红门兰属,兰科)、Primula loczii Kan.(报春花属,报春花科)等。 

Ch. Maries 英国园艺学家,1878-1880年间在庐山附近修水即清江(Chin kiang)和九江(Kiu kiang),然后沿长江而上到宜昌采集植物标本,所采标本送Kew园。 

A. Regel 俄国分类学家,1879年到新疆的库车、清河、石河(Shiho)(准噶尔沙漠)、吐鲁番采集一些植物标本。 

F. M. Augustinovicz* 俄国采集家,1879年在上海、福州、香港和采集植物标本,加上同年在萨哈林岛、新加坡所采的植物标本,合计730种,存俄彼得堡植物园。 

C. Gerlach 德国医生,长期在香港居住,1879-1880年间到广东的北江东江等地采集了一些植物标本,送H. F. Hance研究,所含新种如Aster gerlachii Hance(紫菀属,菊科)。 

T. Watters 英国人,1879-1880年在宜昌附近采集标本,1881-1883年在台湾基隆、淡水采集,送H. F. Hance研究,如Polygala wattersii Hance(远志属,远志科)、Pilea wattersii Hance(冷水花属,荨麻科)。 

E. H. Parker 英国外交官,1880-1881年在广州、九江、四川沱江以东盆地地区和重庆等地采集许多植物标本,至少有300种,所采标本交H. F. Hance研究。 

W. R. Carles 英国外交官,1880年与F. B. Forbes在烟台采集植物标本;1881年在浙江太湖之南,并到云南在昆明附近采集标本;1883年到福州、宁波采集。所采标本寄H. F. Hance和W. B. Hemsley,有新种5个,如Viburnum carlesii Hemsl.(荚蓬属,忍冬科)、Plectranthus nervosus Hemsl.(香茶莱属,唇形科)等。 

R. B. C.Henry* 美国传教士,1881到广东北江、罗浮山、粤湘交界处;1882年到海南;1883年在罗浮山、北江采集植物标本;所采标本由H. F. Hance研究。所采标本中发现有60种新植物,其中新属3个,如血水草属Eomecon Hance(罂粟科)、报春苣苔属Primulina Hance(苦苣苔科)、石山苣苔属Petrocodon Hance(苦苣苔科),新种如Antidesma henryi Hemsl.(五月茶属,大戟科)等。 

A. B. Westland 香港植物园工作人员,在香港采集一些植物标本交H. F. Hance等研究(年代不详)。 

A. Henry● 英国外交官,1881-1895年间在中国采集植物标本:①1882年到宜昌,1885年雇1人在长阳和巴东一带采集植物标本,又雇宜昌南沱(Nanto)村人在邻近山地采集,1885-1887年间本人在宜昌西北山地采集,1888年4月从宜昌途经长阳、巴东、巫山到奉节采集,7月到房县和巫山,在海拔2500 m上下采集标本,采到槭属Acer Linn.10个新种;采集范围还包括湖北的建始、长乐(五峰)、兴山、归州(秭归)以及湖南北部的石门,共发现25个新属,500余新种;②1889年到海南采集标本750号;③1886-1892年间到云南蒙自,在红河沿岸森林中发现野生茶;④1892-1895年间到台湾高雄、屏东、恒春雇当地人采得标本2000号以上,发表“台湾植物名录”记载1429种;⑤1896-1899年间又到云南在滇南、滇东南和滇西南等地采集了15万份植物标本,发现许多新属和新种。Henry所采的大部分标本送Kew园,少数副号收藏于欧美一些标本馆,从中发现新植物众多,如新属水青树属Tetracentron Oliv.(水青树科)、杜仲属Eucommia Oliv.(杜仲科)、金钱槭属Dipteronia Oliv.(槭树科)、银鹊树属Tapiscia Oliv.(省沽油科)、雪胆属Hemsleya Cogn.(葫芦科)、香果树属Emmenopterys Oliv.(茜草科)、毛药藤属Sindechites Oliv.(夹竹桃科)、石蝴蝶属Petrocosmea Oliv.、半蒴苣苔属Hemiboea Oliv.(苦苣苔科)、茶菱属Trapella Oliv.(胡麻科)、少穗花属Oligobotrya Baker(百合科)、尾囊草属Urophysa Ulbr.(毛莨科)。 


方伟摘自《中国植物志》(第一卷第六章第一节)


续:中国植物采集简史I — 1949年之前外国人在华采集(三)

关键字:中国植物志,王印政

文章评论:已有0条点评

    回复:

热点文章
猜你喜欢

用户注册

我已阅读并接受协议《用户服务协议》

已经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