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植物采集简史I — 1949年之前外国人在华采集(三)

作者:王印政时间:2014-12-01 10:21:50评论:0

前篇:中国植物采集简史I — 1949年之前外国人在华采集(一)

      中国植物采集简史I — 1949年之前外国人在华采集(二)


A. Hosie 英国驻成都总领事,1882-1884年间在四川3次考察,先后到重庆、宜宾、叙府、成都、富林(汉源)、雅安、康定、西昌、盐源、盐边、纳溪、乐山、峨眉山、屏山等地。1890年出版《Three Years in Western China》。 

M. Provost 法国天主教传教士,1883年在北京、宣化、杨家坪一带采集植物标本245种,送巴黎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 

R. J. Webster 1884年与J. Ross自沈阳到朝鲜采集植物标本。 

J. Guiilon 法国传教士,1884年在烟台采集一些植物标本,送巴黎国家自然然历史博物馆,包含一些新种,如Gueldenstaedtia guillonii Franchet(米口袋属,豆科)。 

M. I. Yankovski 俄国人,1886年前在厦门湾的Sedimi河采集一些植物标本,由C. J. Maximowicz研究。 

H. E. M. James* 英国在孟买官员,1886年在长白山,齐齐哈尔,采500种标本送Kew园。 

H. F. Bon* 法国人,1886年在香港采集了450种植物标本,送巴黎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 

P. Vial 法国人,1887年在云南广邑、通海和蒙自等地采集一些植物标本,所采标本送J. M. Delavay研究。 

A. E. Pratt* 英国人,1887年来华,在九江等地采集植物标本;1889年4月与Kricheldorff到宜昌途经嘉定(5月)—峨眉山—瓦屋山—泸定—康定(7月遇W. W. Rockhill及J. A. Soulie)—折多山—康定北部(与Soulie一起)—宜昌采集;1890年到嘉定途经峨眉—雅安—泸定(5月)—磨西面(Mosimien)—峨眉采集,同年派Kricheldorff到宝兴采集。Pratt所采集的标本存Kew园,经W. B. Hemsley鉴定后于1892年发表在《Journ. Lin. Soc. Bot.》上,共计500种,155个新种,如Senecio pratii Hemsl.(千里光属,菊科)、Salvia pratii Hemsl.(鼠尾草属,唇形科)等。 

W. W. Rockhill 美国人,1888年到北京途经山西—西安—西宁—柴达木南—托索湖(Toso、nor)—楚玛尔(马曲河ma chu)(黄河上游)—扎曲河(Dra chu穆鲁乌苏河的藏名)(金沙江上游)—康定—雅安—嘉定—重庆采集;1891年途经北京(10月)—张家口—宁夏—兰州—西宁—托索湖—柴达木—奈齐果勒(Naichi gol)河(1892年1月)—莫诺马哈皇冠峰(Shapka Monomakha)—扎曲—唐古拉山脉Dangla chain—赤布张错(Chib chang cho)盐湖—腾格里海(Tengri nor)—拉萨—Namrutso湖—昌都—巴塘—康定(10月)—上海采集标本。所采标本大多寄C. S. Sargent,后者送W. B. Hemsley,鉴定出一些新种,如Gentiana rockhillii Hemsl.(龙胆属,龙胆科)、Kobresia sargentiana Hemsl.(嵩草属,莎草科)。 

P. Giraldi* 意大利传教士,1888年来华到陕西;1890-1895年间受意大利维灵顿植物学会委托采集植物标本,主要在秦岭山脉的太白山采集植物标本,至少采有120种;其他地区包括陕西县(青梁山、金观山、光头山、涝峪山)、山阳县、周至县(观音山、首阳山),佛坪、傲山、宝鸡县(鸡峰山、妙王山)、汉中县、所采标本中计有若干新属如苍术属Atractylodes Baroni=Atractylodes DC.(菊科)以及107个新种。 

Prince Henri d'Orleans* 法国亲王、探险家,1889-1895年间与G. Bonvalot自帕米尔入新疆,经罗布泊、阿尔金山到西藏,未能到拉萨,后转往巴塘、理塘、康定(6月),7月经富林(汉源)、西昌进入云南经昆明、蒙自、曼耗到河内;1895年再次到中国在萨尔温江(怒江)和伊洛瓦底江一带采集植物和动物标本,死于越南。Henri亲王共采了420种植物标本,其中有80个新种,由M. Bureau及A. Franchet研究,发表在Bonvalot出版的《De Paris au Tonkinatravers le TibetInconnu》一书中。 

E. Harnack 俄国人,1889年在东蒙古和兴安岭采集了110种植物标本,存俄彼得堡植物园。 

J. Martin 法国旅行家和采集家,1883-1884年在东西伯利亚采集了300种植物标本,送巴黎博物馆;1889-1890年又到中国的北京、兰州、甘肃、四川等地采集,所采标本送俄彼得堡植物园。

G. Grjimailo兄弟* 俄国人,1889-1895年间在亚洲中部考察期间,到过天山、准噶尔、北山、南山和戈壁,采集了大量标本。在新疆途经天山—清河—乌鲁木齐—博格达山—吐鲁番—哈密—甘肃—西安—嘉峪关—张掖—祁连山—西宁—贵德等地采集植物标本500号,计218种。 

J. A. Soulie* 法国天主教神甫,1889-1897年间到西藏、四川康定、东俄洛(Tongolo)一带采集,也到过云南西北贡山附近的茨开(Tsekou)采集;总计采到604种植物标本,包括新属黄三七属Souliea Franch.(毛茛科)。所采标本收藏在巴黎自然历史博物馆(P)。 

H. Leduc* 法国驻云南蒙自领事,1890-1891年间在蒙自周围采了430种植物标本,送巴黎博物馆,由A. Franchet研究,如Cnicus(=Cirsium) leducei Franchet(菊科)。 

D. V. Putiata和L. I. Borodovski 俄国驻天津军事机关上校和俄国植物学家,1891年2人到长城喜峰口、承德、围场、兴安,采集了284号植物标本。 

H. Bower和W. G. Thorold 英国军官和英国医生,1891年2人到西藏拉达尔(Ladal)、奇林湖(札林湖garingtso)、拉萨、昌都、巴塘、康定、雅安,采了150种植物标本。 

A. V. Rosthorn(Herr. A. von Rosthorn) 奥地利外交官,1891-1892年在四川南川金佛山、大巴山一带采集大量植物标本。由柏林的L.Diels发表在《Die Flora der C. China》中。 

J. L. Dutreuil de Rhins和F. Grenard 法国旅行家和采集家,1891-1894年间从巴黎出发经俄国到我国新疆、青海、西藏和宁夏等地区采了许多植物标本。所采标本送法自然历史博物馆和俄彼得堡植物园。 

Tanant 法国驻云南蒙自领事,1892年在蒙自周围采了188种植物标本,送巴黎博物馆,由A. Franchet研究,如Gerbera tanantii Franch.(大丁草属,菊科)。 

P. Farges● 法国天主教神甫,1892-1898年间在四川城口采集植物标本,经Franchet研究有2000种,包括若干新属,如山羊角树属Carrierea Franch.(大风子科)、Fargesia Franch.=Thamnocalamus Munro筱竹属(禾本科)和116个新种。所采标本收藏在巴黎自然历史博物馆(P)。 

W. J. Tutcher 香港植物园工作人员,1892-1915年间在香港、广东北江等地采集一些植物标本。石笔木属了Tutcheria Dunn(山茶科)就是纪念他的。 

V. I. Roborovski和D. K. Kozlov● 俄国采集家,1893年组成考察团从新疆途经哈密—玉门—祁连山(5月)—大通河发源处—青海湖—库尔雷克(Kurlyk)湖—柴达木—托索湖(Tosonor)—巴彦果勒河(Bain gol,即柴达木河)—哈拉湖(Khara nor)—楚尔明河(Churmyn)(东人黄河)—阿尼马卿山—巴嘎(Baga)湖—柴达木—塞尔腾(Syrtin)平原—哈密—天山东部—吐鲁番采集,尔后返俄。总共采集植物标本25 000号,计1300种,另有300种的植物种子。 

L. Faurie 法国传教士,1893年在四川东俄洛,康定采集了一些植物标本,其中有3个新种。 

V. A. Kashkarov 俄国人,1893年在四川巴塘、里塘等地及西藏采集一些植物标本,发现新种11个。 

G. R. Littledale 俄国人,1893年到喀什(Kastagar),途经阿克苏—库车(Kucha)—库尔勒(Kurla)—罗布泊—青海湖—西宁—兰州—包头—北京,主要采动物标本,也采植物标本;1894年途经喀什—和阗—Cherchan—昆仑山—奇林湖(Garing tso)—腾格里海(Tengri nor)—念青唐古拉山(Nit Chen Tang la)—古林—唐古峡谷(Goring tangu valley拉萨北48里)—腾格里海(Tengri nor)采集,尔后返国。W. B. Hemsley研究其标本后,发现7个新种和2个新属,如蚤缀属Gooringia F. N. William.=Arenaria L. (石竹科)、扇穗茅属Littledalea Hemsl.(禾本科)。 

F. L. Seguin 法国天主教神甫,在贵州采集植物标本。1893年到贵阳;1894.年在贵阳附近乌当采集标本;1894-1896年间到北堂;1896-1897年到黄果树;1899-1907年间到六冲关等地采集。 

S. Hedin*  瑞典著名探险家,采集活动包括:①1894-1896年间沿帕米尔—昆仑山—柴达木—青海湖—线探险考古采集植物标本;②1899-1901年间到塔里木盆地南部途经西藏北部、东部、西部采集;③1906-1907年又到西藏西北部及西南部采集,采到的新属如藏荠属Hedinia Ostenf.(十字花科);④1927-1934年间组织中瑞西北科学考察团,参加人员包括瑞典、中国和德国的科学家,对内蒙古西部、甘肃、青海、新疆东北部进行了广泛的调查和采集。 

J. P. Cavalerie 法国天主教神甫,意译中国名为马神甫,在贵州采集植物标本。1894年到贵阳;1896-1901年间在独山采集;1901-1909年间到平伐、都匀、安顺采集;1913-1919年间在兴义(即黄草坝);1919年转到云南在昆明、文山等地采集,在昆明附近被土匪杀死,新属如异唇苣苔属Allocheilos W. T. Wang(苦苣苔科)是根据他所采的标本命名的。 

V. L. Komarov● 俄国植物分类学家、终身任俄国科学院院长,1895年到吉林绥芬河途经三叉口林区—宁古塔—额穆—老爷岭—吉林采集植物标本;1897年途经图门江—鸭绿江—帽照山—通化—永陵铺—沈阳—吉林—开远—额穆索采集,尔后返俄,采了6000号植物标本,约1300种。后根据他及过去其他人采集的标本编写出“满洲”植物志《Flora Manchurica》(1901-1907)。 

田代安定(Y. Tashiro) 日本热带植物研究家,1895年到澎湖,1928年在台北去世,在台三十余年中主要从事野生植物调查及热带经济树种的繁育,从中描述了一些新种,如Corydalis tashiroi Makino(紫堇属,罂粟科)、Euphorbia tashiroi Hayata(大戟属,大戟科)、Mucuna tashiroi Makino(黎豆属,豆科)等。 

M. S. Wellby和Lieut. Malcolm  1896年到藏北无人区采集植物标本,共采80种。 

牧野富太郎(T. Makino)、大渡忠太郎(C. Owatari)和内山富次郎(T. Uchiyama) 日本东京大学植物学家,于1896年10月至12月一起赴台湾调查植物,在基隆、台北、淡水、新竹、澎湖、打狗(高雄)、凤山等地采集植物标本约3000号,近1000种,含许多新种,如Asplenium makinoi Hayata(铁角蕨科)、Phyllostachys makinoi Hayata(刚竹属,禾本科)、Liparis makinoana Ohwi(羊耳蒜属,兰科)、Clematis owatarii Hayata(铁线莲属,毛茛科)、Oplismenus owatarii (Honda) Ohwi(球米草属,禾本科)等;1897年11月大渡第2次到台湾采集直到1898年4月才返回东京。 

H. H. P. Deasy和Pike 英国人,1896年和1897-1899年间到西藏中部考察班公湖(Pangong),采集了一些植物标本,然后又到新疆采集。 

H. J. Esquirol* 法国天主教神甫,1896-1906年间在贵州采集。1896年到贵阳;1896-1898年间在册亨、者述;1898-1906年间在贞丰、望谟;1906-1909年间在香港;1909年又返回贵州在兴义(黄草坝)等地采集植物标本;1910年在安平、定番、罗甸(罗斛Lo-fou);1911-1913年在罗甸;1914-1932年望谟;1932年到香港;1933年又返贵州继续采集,所采标本中包括一些新分类群,如新属辐花苣苔属Thamnocharis W. T. Wang(苦苣苔科)。 

H. E. Hobson⊙  英国人,1897年在西藏的亚东采集植物标本达1500种,所采标本存Kew园。 

F. Ducloux● 法国天主教神甫,1889来华到云南成为昆明教会的负责人。1897年后在昆明等中部地区采集植物标本;1900年送到巴黎的标本就有250种。以后便在云南和川西开始长时期大量采集,如先后到过嵩明、禄劝、路南、弥勒、元阳、蒙自、东川、会泽、巧家、镇雄、大关、盐津、大姚、鹤庆、大理、宾川、丽江等地采集植物标本,一直到1945年死于昆明;采集植物标本约6000号,从中发现许多新植物,新属如尾囊草属Urophysa Ulbr.(毛茛科)、弥勒苣苔属Paraissmetrum W. T. Wang(苦苣苔科),新种如Petrocosmea duclouxii Craib(石蝴蝶属,苦苣苔科)、Catalpa fargesii f. duclouxii (梓属,紫葳科)等。 

La Touche 法国人,1898年到福建采集植物标本兼采鸟类标本,标本中含新属匙叶草属Latouchea Franch.(龙胆科)。 

松村任三(J. Matsumura) 早期日本植物学家,1898-1902年间与英V. Faurie在台湾基隆、淡水、圆山、新店以及大屯山等地采集约2个月。 

J. W. Palibin⊙ 俄国植物学家,1899年在内蒙古从库伦沿商道至克鲁伦河,后沿克鲁伦河河谷经呼伦贝尔盟达东北,采了2000多份标本。 

P. K. Kozlov● 俄国人,1899-1901年沿蒙古—阿拉善—甘肃古浪—青海湖—柴达木—黄河上游—金沙江—带的昌都和甘孜—柴达木—青海湖—贺兰山采集植物标本;1907-1909年间从蒙古出发经戈壁—贺兰山西—西宁—兰州—贺兰山,尔后返俄;1923-1926年间在内蒙古等地采集;3次采集25 000多份植物标本,计1300多种,300多号种子,其中包含不少新种,如Pugionium calcaratum Kom.(沙荠属,十字花科)、Euphorbia kozlovii Preokh.(大戟属,大戟科)等。 

E. H. Wilson● 英国园艺学家,其采集活动包括:①1899年6月由英国到香港,冬天到思茅见到A. Henry;1900年至宜昌,采到906种木本植物标本,305号种子,35箱根状茎等,1902年返英交Veitch花木公司;②1903年又来华,仍为Veitch工作,以嘉定为中心采集,3次到康定,2次到松潘,以及成都、穆坪(Mupin)即宝兴、巴塘、康定、峨眉山、瓦山、瓦屋山;1904年从成都出发到绵竹、江油、平武和松潘又采集不少植物标本,1905年返英;③1905年以后为哈佛大学工作,1907-1908年间到宜昌、成都,3次考察四川,主要到岷江河谷—Wassu—Wokji—宝兴—懋功—康定大炮山—峨眉山—康定—瓦山—瓦屋山采集标本和种子,结果不理想,1909年返美;④1910年为采到松柏植物的球果和种子又到四川西北部和西康东部以及宜昌、松潘,4次考察中采集了大量标本;⑤1918年到台湾采集植物标本。Wilson在中国11年,共采集植物标本65 000份,约5000种。C. S. Sargent主编《Plantae wilsonianae》(3卷,1911-1917),即其总结,包含有700余种,其中包含许多新属和新种,新属有七子花属Heptacodium Rehd.(忍冬科)、大血藤属Sargentodoxa Rehd. et Wils.(大血藤科)、山白树属Sinowilsonia Hemsl.(金缕梅科)、牛鼻栓属Fortunearia Rehd. et Wils.(金缕梅科)等。 

K. Futerer 德国人,1900年在内蒙古西部和甘肃、西藏等地进行植物采集,标本送柏林植物园。 

H. B. Morse 英国人,1901年在广西龙州采集植物标本,含一些新种,如龙州山橙Melodinus morsei Tsiang(夹竹桃科)、叉叶苏铁Cycas micholitzii Dyer(苏铁科)等。 

V. I. Lipski 俄国植物学家,1901年在内蒙古海拉尔及大兴安岭采集约200种植物标本。 

D. I. Litvinov 俄国植物学家,1902年曾到满洲里、达莱湖、海拉尔、牙克石、扎兰屯一带采集植物标本。 

W. Filchner 德国人,1903-1905年间自黄河起源地托索湖(Tosu nor)—喀拉木湖(Kalamnor)—西宁—秦岭南坡采集植物标本。 

S. T. Dunn 英国分类学家,20世纪初(具体年代不详)到香港、汕头、福建等地采集,基于他所采的标本发表的新属有绣球茜属Dunnia Tutcher(茜草科)、福建柏属Fokienia Henry et Thomas(柏科)等。 

川上泷弥(T. Kawakami) 日本人,1903-1915年间在台湾任职博物馆馆长期间组织对台湾全岛,特别是高山及东部山地进行大规模调查和采集,采到许多新种,如Diplazium kawakamii Hayata(双盖蕨属)、Berberis kawakamii Hayata(小檗属,小檗科)、Rhododendron kawakamii Hayata(杜鹃花属,杜鹃花科)、Paulownia kawakamii Ito(泡桐属,玄参科)等。标本多与中原源治(G. Nakahara)、森丑之助(V. Mori)、岛田弥市(Y. Shimada)、佐佐木舜一(S. Sasaki)等合作采集。所采标本主要存台湾林试所,后大部分移到东京大学博物馆。

P. C. Silvestri 意大利传教士,1904-1907年间在湖北西北部采集植物标本。 

早田文藏(B. Hayata) 日本东京大学植物学教授,1904年到台湾,1905至1924年间十几次到台湾作植物调查研究。他在台北、高雄、嘉义、恒春、基隆、宜兰、桃园、新竹、苗栗、南投、彰化、澎湖等地采集,发表许多论著,共记述台湾植物3458种,74变种,如Fagus hayatae Palib. ex Hayata(水青冈属,壳斗科)、Hypericum hayatae Y. Kimura(金丝桃属,藤黄科)、Begonia hayatae Gagnep.(秋海棠属,秋海棠科)、Rubus hayatanus Koidz.(悬钩子属,蔷薇科)、Diospyros hayatai Odashima(柿树属,柿树科)、Ophiorrhiza hayatana Ohwi(蛇根草属,茜草科)、Carex hayatae Honda(薹草属,莎草科)等。 

G. Forrest 爱丁堡植物园采集员,其采集活动包括:①1904-1906年间经八莫—腾冲—龙陵—瑞丽—茨开—立地坪—中甸—丽江—鹤庆—大理—昆明—大理—腾冲采集标本;②1910年到八莫途经腾冲—瑞丽江、怒江分水岭—¬腾冲—大理—丽江采集;③1912-1914年间沿八莫—腾冲—大理—丽江—永北—永宁—中甸—金沙江、澜沧江分水岭—更里山亚口Kari pass—德钦—立地坪一线采集;④1917-1919年间到瑞(瑞丽江)怒(怒江)分水岭—澜怒分水岭—茨口—德钦白马山—更里山亚口—中甸—木里—丽江采集;⑤1921-1923年间途经瑞怒分水岭—洱源及鹤庆间山地—维西—独龙江—中甸—木里—丽江—永北采集;⑥1924-1925年间途经怒江-恩梅开江分水岭Salween N’mai-kka divide—澜怒分水岭—维西—顺宁(凤庆);⑦1930-1931年间除澜沧江以西地区外,上述各地均又到过。Forrest总共采了31 000余号标本,发现许多新属和新种,如反唇兰属Smithorchis Tang et Wang(兰科)、铁破锣属Beesia Balff et W. W. Smith(毛茛科)、小芹属Sinocarum Wolff. f.(伞形科)、丁茜属Trailliaedoxa W. W. Smith et Forrest(茜草科)、山茉莉属Huodendron Rehd.(野茉莉科)、毛冠菊属Vierhapperia Hand.-Mazz.=Nannoglottis Maxim.(菊科)等。 

岛田弥市(H. Shimada) 日本农学家,川上泷弥的学生。1904-1946年间在台湾采集植物标本;1904年来台湾工作,除了农学研究外,还在台北、基隆、新竹、台中、南投、台南、高雄、台东、花莲等地采集植物标本,以岛田命名的台湾新种有Aristolochia shimadai Hayata(马兜铃属,马兜铃科)、Gordonia shimadai Ohwi(大头茶属,山茶科)、Eupatorium shimadai Kitamura(泽兰属,菊科)等27种。 

E. E. Maire 法国天主教神甫,任云南代理主教。1905-1916年问在昆明、路南、建水、昭通、东川、会泽、盐津、禄劝、大理、宾川、丽江、维西、鹤庆、澜沧江及东川等地采集大量植物标本,死于东川,葬在昆明白龙潭。 

F. N. Meyer⊙ 美国农学家,由美国农业部派遣来中国调查农业和资源植物:①1905-1908年间到东北途经青岛—北京—山西五台山采集植物标本;②1909-1912年间到新疆、甘肃和内蒙;③1913年到内蒙古、张家口;④1914年途经西安—秦岭—山西—河南—陕西—甘肃(西固);⑤1916年初到湖北宜昌;⑥1918年到芜湖、上海,考察途中进行植物采集,从其标本中发现一些新属和新种,如Syringa meyeri Schneid.(丁香属,木犀科)。 

F. Courtois 法国分类学家,1906-1922年间在江苏南部和安徽等地采集植物标本。标本曾在上海徐家天博物馆,解放后移江苏植物所。 

A. de Sowerby 美国人,1908-1913年间在东北和内蒙东部进行过4次动物调查,沿途也采集植物标本。 

中井猛之进(T. Nakai) 日本植物分类学家,1908-1934年间在我国东北长白山、满洲里等地采集了少量植物标本,发表新种多个。 

矢部吉桢(Y. Yabe) 日本植物学家,1909年沿东北南部铁路线进行植物调查和标本采集,根据自己和前人的采集,编写出《南满州植物名录》;此人在北京百花山等地也采集过植物标本。 

S. K. Schindler 德国植物学家,1909-1910年在福建厦门采集一些植物标本。 

佐佐木舜一(S.Sasaki) 日本植物学家,1909-1935年间在台湾各地采集大量的植物标本。以佐佐木命名的台湾植物有Rhododendron sasakii wils.(杜鹃花属,杜鹃花科)、Whytokia sasakii (Hayata) Burtt(异叶苣苔属,苦苣苔科)、Alpinia sasakii Hayata(山姜属,姜科)、Calanthe sasakii Hayata(虾脊兰属,兰科)等。 

金平亮三(R. Kanehira) 日本林学家,1910-1928年间在台湾经常到山区调查森林及树种,1928年回日本担任九州帝大教授,曾命名29个台湾木本植物新种,以他名字命名的植物有Ilex kanehirai (Yamamoto) Koidz.(冬青属,冬青科),Miscanthus kanehirai Honda(荻属,禾本科)等。 

F. Kingdon Ward● 英国植物学家和探险家,其采集活动包括:①1911年沿腾—大理—维西—茨口—多克拉Dokerla—德钦—Moting-Tsa lei—巴塘—Garthok—南行至澜沧江—腾冲采集;②1913年从密支那—腾冲—大理—丽江—中甸—德钦—多克拉—卡瓦卡宝Ka-gar-pu—白马山—察瓦龙(Tsarong—怒江—独龙江—Pi-tala—德钦;③1921年从大理经丽江—永宁—木里—腾冲采集;④1922年到八莫途经腾冲—大理—永宁—木里—丽江—更里山亚口(Kari pass)—白马山—德钦—Yakaloz—菖蒲桶(Champutong)—贡山Gomba-la—南塔米(Nam Tami)—Fort Hertz—密支那沿途采集;⑤1924年到锡金—帕里—江孜—雅鲁藏布江流域—不丹;⑥1926年在密支那和云南西部采集;⑦1930年沿密支那—梅开—西藏边界采集;⑧1935到西藏东南部采集。他所采的标本中发现许多新属和新种,如新属独叶草属Kingdonia Balf. et W. W. Smith(毛茛科)、獐牙菜属Kingdonwardia Marq.=Swertia L. (龙胆科),新种Acer wardii Smith(槭属,槭树科)、Gaultheria wardii Marq. et Airy.-Shaw.(白珠树属,杜鹃花科)等。 

W. R. Price⊙ 英国植物学家,1912年在台湾全岛采集11个月,标本存Kew园和大英博物馆,著《Plant Collecting in Formosa》。 

C. Schneider 奥地利树木学家,1913年来华,1914年3月自昆明—金沙江—安宁河(Anning ho)—宁远—西昌—螺髻山—盐源—永宁—丽江采集植物标本,在丽江遇到G. Forrest;在西昌的螺髻山发现云南铁杉Tsuga yunnanensis (Franch.) Mast.,后又到会里和木里采集高山植物标本,发现丽江云杉。Picea likiangesis (Franch.) Pritz。标本存维也纳,其他标本室散见。 

W. Limpricht 德国植物学家,1913年自汶川—康定—巴塘以北采集标本;1914年途经重庆—成都—汶川—杂谷脑Jarra—懋功(小金)—德格—巴塘、里塘、丹巴—康定—道孚—甘孜—大炮山—重庆—上海,沿途采集许多植物标本。标本存华沙,木本部二战期间被毁。 

U. Faurie⊙ 法国人,1913-1915年间在台湾西部各地大量采集,也到过北部的板山、乌来、大屯山以及东部的花莲,曾3次登阿里山采集蕨类,标本存日本京都大学。 

R.(Regin old) Farrer与W. Purdom (William)* 英国园艺家,1914年白兰州南部山区途经Tsin-chow、Nan-hor、Sha-tan-yu alps(河流)—岷江流域山地—西固—岷县采集;1915年到青海湖、西宁、大通河流域,共采集植物标本800号。 

H. Handel-Mazzetti● 奥地利贵族、植物学家,1914-1916年间在我国西南地区研究植物区系和采集植物标本:①1914年从海防乘火车到达昆明(2月),然后偕C. Sohmeicher北上禄劝、安定河,尔后过金沙江到会理、西昌、大凉山(发现Rhododendron intrricatum Franch.和R. denudatum Levl.),5月到达盐源,然后西进永宁途经丽江(见到G. Forrest)—玉龙雪山(短暂停留),7月29日离开丽江向西北来到中甸,秋季返回在盐源停留,后回昆明(冬季);②1915年2月到蛮耗、蒙自采集热带植物,4月底开始长途采集途经Nguluko(玉龙雪山脚下雪松村)—卡塔山(Chata)—丽江—永宁—木里—中甸,攀登Gonshiga山—到达澜沧江河谷(9月)—白马山—茨开—多克拉—怒江河谷夕拉Sila(Xi-la),过澜沧江—维西(Weixi)—立地坪(Lidiping)—大理—昆明;③1916年4月出发先到大理,登苍山—丽江—夕拉Sila—独龙江—贡山Gombala—茨开—维西—剑川—丽江—昆明;④1917年6月5日离开昆明向东沿途在石灰岩地区采集到从来没有见到的一些植物,如Bletilla yunnanensis Schltr.(白及属,兰科)、Lilium delavayi Franch.=L. bakerianum var. delavayi (Franch.) Wilson(百合属,百合科);后途经罗平进入贵州,6月27日到贵阳途经湖南武岗—长沙—江西—上海,尔后返奥地利,著《Symbolae  Sinicae》一书。他所发现的新属有无茎荠属Pegaeophyton Hayek et Hand.-Mazz.(十字花科)、伞花木属Euryocrymbus Hand.-Mazz.(无患子科)、甜果藤属Mappianthus Hand.-Mazz.(茶茱萸科)、牛舌草属Antiotrema Hand.-Mazz.(紫草科)、鸦头梨属Melliodendron Hand.-Mazz.(野茉莉科)、四棱草属Schnabelia Hand.-Mazz.(马鞭草科或唇形科)、喜雨草属Ombrocharis Hand.-Mazz.(唇形科)、滇芎属Haploseseli Wolff et Hand.-Mazz.=Physospermopsis H. Wolff(伞形科)等。 

E. Licent* 法国耶稣教徒,中名桑神父,采集家。1914-1923年间在河北、山西、河南北部、秦岭、陕西、宁夏、内蒙古、甘肃、青海等地进行植物调查和采集;1923年与古生物学家德日进P. Teilhard De Chardin沿黄河逆流而上,经包头—河套—狼山—磴口(三盛公),向西南经宁夏到鄂尔多斯南部的萨拉乌素,沿途采集大量植物标本,标本存天津自然博物馆。 

松田英二(E. Matuda) 日本人,1916-1918年间在台湾屏东、高雄、台北等地采集植物标本。标本一部分存天津北疆博物馆。 

G. W. Groff 美国人,岭南大学教授。1916年在广东、广西采集植物标本。 

L. H. Bailey 美国园艺学家,康奈尔大学教授。1917年在江西、湖北、河南一带采集植物标本,并调查了芸薹属Brassica L. 等园艺品种。

J. Hers● 比利时神甫,1919年在河南、陕西、甘肃采到2000种植物标本。 

J.(Joseph) F. Rock● 美国学者,其采集活动包括:①1920年到缅甸、泰国,后转到云南蒙自、河口、红河、维西、景洪、澜沧、东川、丽江、大理、中甸、德钦、勐海、采集植物标本;②1922年沿瑞怒分水岭—丽江—腾冲采集;③1923年从丽江途经立地坪—维西—菖蒲桶—白马山—察瓦龙—怒江以西—到怒澜分水岭龙日(坝)Londje采集;④1924年从木里经四川到甘肃采集;⑤1925年到卓尼途经叠布(Tebbus)—青海湖—阿尼马乡山—南山(即祁连山)采集,⑥1926年夏秋间在下叠布(Lower Tebbu-land)采集;⑦1928年到康定、巴塘采集。5次采集到大量标本,包括多数新种,如距瓣尾囊草Urophysa rockii Ulbr.(毛莨科)。尔后长期居住丽江,云南解放时美国派飞机接走,后定居夏威夷至死。 

A. N. Steward 美国植物学家,约1920来华以后一直在金陵大学任教授。1924年到黄山;1928年到庐山;1932年在广西北部三江一带;1933年到贵州梵净山等地采集植物标本,著有中国长江下游植物。 

R. C. Andrews⊙ 美国人,在纽约自然博物馆组织的亚洲探险队自任队长。1921-1930年间3次到中国,采集活动遍及中国各地区及蒙古,以挖掘生物化石为主,还采得大量植物标本和其他动物标本;第3次考察则与中国联合组成考察团,Andrews任团长。据记载,曾采到动物标本1万余份,植物标本5000余份。 

H. Smith● 瑞典植物分类学家,其采集活动包括:①1921年8月到北京西部山地途经陕西、四川、西藏采集植物标本;后由河内到昆明途经禄劝、中甸、德钦、蒙自、思茅、宁远至成都采集标本;②1922年7月至松潘(雪宝顶Hsueh-po-ting),7天采800种,其中有300个新种或新变种;然后向西到Merge以及康定采集,共采集标本1000号;③1924年到山西介休、芦芽山、中条山、垣曲、下川等地采集了4500号标本,计1100种;④1934年(与刘振书一道)沿上海—重庆—嘉定—康定—泰宁—线采到4000号标本,11月回国。 

F. A. McClure 美国植物学家,中名莫古里,在岭南大学任教多年。1922年在海南采集;1924年起连续3年(至1927年)在广东、广西采集,并开始竹类研究,以后在香港等地采集。其竹类园仍在岭南大学(今中山大学)校园内,但已混乱。模式标本均存美国华盛顿Smithsonian Institution。 

N. H. Cowdry 北京协和医学院教授,1922年起曾在河北北部、张家口、烟台等地采集植物标本。 

F. R. Wulsin 美国华府国立地理学会人员,1923年来我国组织甘(肃)、(内)蒙科学考察团,包括人文、动物和植物。我国秦仁昌教授主持植物组工作,采集路线为包头—吉兰泰盐池—定远营(巴音浩特)—贺兰山(5月上旬)—宁夏—甘肃—青海—贺兰山(秋)。所采标本由纽约植物园H. Walker整理鉴定,大部分存于美国。 

山本由松(Y. Yamamoto) 日本生物学家,1923-1947年间在台湾采集植物标本;1945年任台湾大学教授,1947年赴红头屿(兰屿)采集时因感染恙虫病去世。经其命名的新种达70余种,以山本命名的植物有Aconitum yamamotoanum Ohwi (乌头属,毛茛科)、Rubus yamamotoanus Li(悬钩子属,蔷薇科)等。 

F. P. Metcalf 福建协和大学教授,中名麦克福。初在岭南大学任教,大约1924年在福建,1934年到广东采集植物标本。最后在福州写出《福建植物志》初稿。 

俄派遣一批科学工作者,主要人员有T. P. Gordeev、V. S. Pokrovsky、B. V. Skvortzov、V. I. Kozlow 等于1924、1925、1927、1929、1930、1934、1950、1955等年份,在东北及内蒙大量采集,共采集1180余号标本。 

D. Hummel 瑞典人,1927-1930年间经戈壁至北京,1930与郝景盛沿上海—四川—甘肃岷县—西固—北京采集标本。 

工藤祐舜(Y. Kudo) 日本植物分类学家,1928-1931年间台北帝大教授,创建该校腊叶标本馆,1932年因心脏病在台北去世。生前所采集的台湾植物标本及部分日本标本存台大植物学系标本室,他所采到的新植物有Kudoacanthus albo-nervosa Hosok.(银脉爵床属,爵床科)、Melastoma kudoi Sasaki(野牡丹属,野牡丹科)等。 

Serre法国传教士,1929年在河北杨家坪、小五台山、山西五台山一带采过植物标本。标本送H. Handel-Mazzetti研究,有Lonicera serreana Hand.-Mazz.(忍冬科)等新种。 

G. Fenzel 德国植物学家。由林业部聘为专家,1929年到海南;1930-1931年到辽宁,吉林;1934年到泰山;1935年在青海采集植物标本。 

正宗严敬(G. Masamune) 日本植物学家,1929年到台湾任台北帝大理学部助手,在工藤祐舜的指导下,经常到台湾各地采集标本。1936年发表的《最新台湾植物总目录》,内含台湾维管植物4837种,12亚种及396变种;1940年升任该校教授;还曾到海南岛调查采集,于1943年发表《海南植物志》。 

细川隆英(T. Hosokawa) 日本植物学家,1930-1935年间在台湾的台北、屏东、花莲、台东、兰屿等地采集植物标本。 

Ludlow和Sherriff (Taylor和Hicks也参加过) 英国采集家,1930-1949年间多次到西藏东南部波密、工布江达及以南地区,多在野外用棚帐采集大量植物标本,送大英自然历史博物馆。其标本质量很好,很多尚未清理,含一些新植物,如新属球菊属Bolocephalus Hand.-Mazz.(菊科),新种Corydalis ludlowii Stearn(紫堇属,罂粟科)等。 

德永重康(S. Tokuhisa) 日本早稻田大学教授,1933年组织“第一次满蒙学术调查研究团”,于8-10月在旧热河省进行综合调查,也采集了大量植物标本。 

北川政夫(M. Kitagawa) 日本植物分类学家,参加“第一次满蒙学术调查研究团”,1933-1936年间在我国东北满洲里等地以及中朝接壤的山地采集了大量植物标本。1940年左右在北京昌平和兴隆交界的雾灵山采集植物标本,可能和中井猛之进(Nakai)一同调查。1945年以后返日。 

御江久夫(H. Hisao Migo) 日本人,1933-1945年间在上海自然科学研究所任职。1937年之后在江苏南部、浙江天目山考察和采集植物标本,后到杭州、湖州、临安(昌化、西天木山)、天台、海门和金华等地采集,并发表一些著作。 

土歧章(Toki)、馆肋操(M. Tatewaki)等日本人,组成日本山西学术调查研究探险队(1934年)共9人,对山西植物、鸟类、昆虫、地质、地理等方面进行全面调查,并出版《山西学术探险记》一书。 

日本早稻田大学满蒙学术调查团 1934-1939年间在东北和内蒙古进行综合调查,采集了不少植物标本。 

N. Roerich和G. Roerich父子* 美国农业部派出,1934年由耿以礼随同在内蒙古旧察哈尔盟(宝昌)和百灵庙一带采集,采得700余号标本。 

日本京都帝国大学蒙疆学术探险队 1938年在内蒙古东部和河北小五台山进行植物调查。 

日本京都帝国大学学术调查队 1938年在内蒙古东部调查采集。 

日本京都帝国大学浑善达克沙漠调查队 1939年由多田带队对内蒙古锡盟中部的浑善达克沙漠地带进行了考察。 

金城铁郎(T. kanashirco)、桑垣岩(I. Kuwagaki)、野田光藏(M. Noda) 日本人,1943年在山西南北同蒲线进行调查采集,曾在大同、阳方口、宁武、太原、富家滩、洪洞、运城、蒲洲(永济)、长治、娘子关等地采集植物467种,1941年出版《第一次铁道(山西铁路)沿线植生调查报告》。新中国成立后还与刘慎谔、张玉良等在东北三省采集。回国后Noda还于20世纪80年代出版了《中国东北区植物志》。


方伟摘自《中国植物志》(第一卷第六章第一节)

关键字:中国植物志,王印政

文章评论:已有0条点评

    回复:

热点文章
猜你喜欢

用户注册

我已阅读并接受协议《用户服务协议》

已经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