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介:《植物大发现》 一些植物曾经深深duang过我们的生活 ----读《植物大发现》后感

作者:秋西时间:2015-04-24 02:13:24评论:0


                                                                                 《植物大发现》封面

这并不是一本关于植物的科普著作,因为你甚至不需要半点植物学知识就可以轻松开始阅读,这里有的只是一则则有意思的小故事和一大堆难得一见的资料、图片和手稿。

故事关于一些你不一定熟悉的植物猎人,不一定熟悉的植物,不过没关系,因为认真阅读后你必定会恍然大悟,原来这些植物猎人与被发现的植物,竟然深深影响了整个人类的进程以及我们现在的生活。毕竟,谁又会想到,原来美洲大陆的发现是因为现今餐盘上再常见不过的植物??

土豆、辣椒和番茄,故事like这样:

据说有个名叫哥伦布的爱冒险求发财的年轻人为了寻找价比黄金的东方香料胡椒、肉豆蔻及丁香,踏上了海上大冒险,他没有找到了传奇的东方香料植物,却意外地发现了美洲。这个新大陆的发现带给他和我们无数财富,他拿到了大量的黄金,我们则在那里找到了土豆、玉米、辣椒及西红柿(在此再次鄙夷那些在哥伦布前将辣椒和玉米穿串挂门口的中国影视剧)。

“土豆”一种耐寒耐贫瘠还丰产的植物,因为它被推向世界各地广泛种植,据不完全统计,至少使得全世界到目前为止数千万人免于死于饥荒。而耐寒的斯拉夫人遇到了同样合拍的土豆,他们便有了几乎喝不完的伏特加酒。伏特加酒造就了现在令政府头疼的酒鬼,但也成就了不少在影视剧中大家爱看的苏联红军战士英勇抗击纳碎侵略者的英雄故事。当然如果你不喜欢历史,迎接我们的还有美味的薯条和薯片。

辣椒和番茄让我想到了一个关于“正宗饮食”的命题,无论是堆满辣椒的正宗重庆麻辣火锅还是盖满番茄酱的正宗意大利面,我们在谈到正宗及其传承时常会忽视时间这个概念,不知不觉倾向于这个正宗的传承就是自古如此。而辣椒与番茄进入亚洲且逐步传开也才是两三百年的事情。再往前推,香菜、大蒜、胡椒、香葱等不少植物也是大抵如此,时间更久远些而已。以后大家面对正宗的啥啥名小吃时,请在心中打上引号和问号,因为或许只是时间稍长而已,并且我也准备在《香草派》中创作那么几道名菜,若干年后让我的孙辈们将这个不断变得更正宗的“正宗”继承下去。

photo by秋西

茶叶与鸦片,西方人的逆袭,故事like这样:

茶叶,作为我国原产的著名经济植物,随着引入欧洲受到了日益欢迎,价格一直水涨船高。但是欧洲人买到的不是茶树,而是制作好的茶饼。让欧洲人觉得可恶的是,地大物博的中国人只接受白银购买茶叶,而不愿花钱从欧洲购买被乾隆认为是奇淫巧计的欧洲产品。每年大量白花花的银子就那么流入中国。贸易逆差让英国人下决心改变这一局面,于1843年派出了名叫罗伯特•福琼的植物猎人乔装打扮混入我国茶叶种植与加工的腹地,进行了为期3年的旅程。这时英国人才发现中国老百姓的腹黑,他们买到的绿茶是用“铁蓝”(由氢氰酸与铁化合而成,有轻微毒性)和石膏润过色的。这样只是为了让茶叶看起来更符合在当时内心膨胀的欧洲暴发户自我浸淫的审美标准,而中国人却恬逸地喝着自产的无公害原生态绿茶。通过这次旅程他们还发现,原来自己最爱喝的红茶也不是一个新的茶种,而是通过绿茶发酵加工而成。

最终这次植物猎人的旅程不仅让欧洲人学会了各种制茶工艺,还偷偷带出了大量茶种。随后茶种被送到了当时的英国后花园印度及斯里兰卡等地进行了大面积种植,这使得到1890年,印度出产的茶叶占到英国进口份额的90%。至今,斯里兰卡和印度的奶茶名传世界,而中国红茶如今还仅作为立顿等茶商的低档原材料出口而已,茶香飘荡,却不知出自何家!

对于贸易逆差,英国人不仅通过窃取茶种来进行逆袭,还通过大量输入一种异常美丽的植物提取物--鸦片来进行反击。这种罂粟的的提取物及引发的国家之殇可以算历史上最大程度的生化武器战争。从第一次鸦片战争之始直到今天,从许多层面而言,我们都没有真正摆脱它的阴影。还有些可笑的是,罂粟这种植物其实早在六朝时就已进入我国,作为药用、观赏兼具经济植物的它很早就在世界各地广泛的栽培和运用,但鸦片之殇却仅仅是国人之耻。

photo by秋西

植物命名与分类学家的报复,故事like这样:

随着大航海时代的到来,新大陆的发现,欧洲人的脚步开始踏至世界各个角落。各种数不过来的奇花异草随着进入了植物学家们的视野,传统对植物的命名方式显然不足以面对当前物种大爆发的局面,对这些植物分类命名变为了一件紧迫且重要的事情。在这个阶段,一个名叫卡尔•林奈的人出现了。这位现代分类学祖师爷的伟大智慧在于摒弃了传统的以形态特征的来为植物命名的方式,而是以植物性器官特征来对植物进行结构性归类命名。这种高瞻远瞩就如我们现在不会以看见对方是否长发又或者热裤口红眼影来判定对方男女一样。他创造的这种名为“二名法”的分类系统至今仍然是当今生物学科对生物分类的基本法规。

“二名法”以界门纲目科属种来为植物从高至低进行归类,如辣椒学名为Capsicum annuumCapsicum代表它的属名,annuum为它的种加词,代表该种的特性特点或者来源,每个物种都有唯一一个被全世界科学家所接受的拉丁学名,这样全世界的学者再不会为我叫它chlli你叫它辣子或トウガラシ的各式名子而担忧了。同属的植物小米辣Capsicum frutescens,倘若两者开花都见过的人不难发现,它们的花和叶都非常相似,这是属于辣椒属Capsicum的分类特征特征之一,而细微之下,它们每个花节开花数量又不一样,这是它们作为不同物种的区别。

可是这种命名方法在最初并不被一些同行所接受,一个名叫约翰•西格斯贝克的人就认为这种命名法为“令人作呕的淫乱”。得罪有素养、有眼界、有智慧且还有影响的科学家向来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林奈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种杂草来予以还击,杂草名字叫豨薟Sigesbeckia orientalia L. 属名Sigesbeckia就是那个人的名字。我想这个事件为我们将来想高逼格地做一些报复还击啥的事情提供了不错的思路。

豨薟Sigesbeckia orientalia(来源 http://www.destigianni.com)

疟疾与金鸡纳,非洲的殖民,故事like这样:

有种东西叫做瘴气,从古至今它几乎成为了中国南方蛮荒森林的天然屏障和入侵者不得好死的代名词,多少历史故事都与它有关。很多现在研究证实,瘴气这种东西,很大可能实际是指疟疾。热带丛林里,四处浸泡着腐烂动植物的尸体的营养液(水体)为微生物的繁殖提供了温床,也为蚊子幼虫孑孓的大量繁殖提供了足够口粮,而不少羽化后的母蚊子浑身带着疟原虫四处寻找着可以下嘴的对象,传播这人类历史上最为严重的传染病之一--疟疾,这一事件在全世界的热带亚热带地区每天都在发生。据世界卫生组织预估,仅2012年每年死于疟疾的人数就在47万至78万人之间,这还是当今医疗技术条件下,疟疾已经得到大范围控制的结果。而在大航海及植物大发现的时代,疟疾无疑是热带丛林探险的第一拦路虎。

随着哥伦布对美洲大陆的发现,随后还带来了一种伟大的植物--金鸡纳树。它可以提炼出奎宁,一种当时对抗疟疾最为有效的药物。而因此,这种植物在一定程度上悄然改变了当时世界的不少格局和进程。

今天,砂糖对于我们生活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在当时,砂糖的获取并不像今天那么容易,价格也比现在高昂很多。而甘蔗是当时出糖率最高,种植成本最低的糖料作物,这一度使他成为最为重要的经济产物。但是甘蔗的种植很大程度受制于地域环境和劳动力的限制。美洲被发现后,中美洲温暖而平缓的土地为种植甘蔗提供了得天独厚的地域条件,地方解决了,但是劳动力呢?奎宁则在当时完美解决了劳动力的问题!在当时的非洲,人们戏谑它为“白人的坟墓”,在那个最易爆发疟疾的地方,白人的奴隶贸易很难进行到丛林深处。当植物猎人们将南美获得的金鸡纳树在印度和斯里兰卡的种植园大面积种植并提取大量奎宁后,白人们奴隶贸易的魔抓便得以伸向非洲腹地,源源不断的非洲青壮劳力被输入到美洲。他们的辛苦劳动开创出无数的种植园,提供了加勒比海盗们美味易得的朗姆酒,也奠定了今天美洲大陆诸多方面经济社会文化的基础。

金鸡纳树Cinchona ledgeriana(来源http://jasonjian.com)


PS:本文为笔者读《植物大发现》后感想散记,不少内容掺杂自己胡思乱想,并不代表书中观点。该书内容丰富,生动有趣,如有兴趣请购买其正版图书。

植物大发现》其书,除了作者大量的叙事故事外,更有大量难得一见的古诗词、手稿及各类艺术插花,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


 

植物大发现》书中漂亮的植物科学画

 

植物大发现》中精彩的故事

 

植物大发现》中难得一见的手稿


购书链接:戳这里

关键字:植物猎人,历史事件,秋西

文章评论:已有0条点评

    回复:

热点文章
猜你喜欢

用户注册

我已阅读并接受协议《用户服务协议》

已经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