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之彼端无量山(一)

作者:李云时间:2015-07-27 02:22:01评论:0

写在之后的话(2015.7.9 昆明火车站)

一个人乘火车的时间最容易让人思考,喧闹的孤独,让记忆更加清晰,一帧帧在脑海里不停流动的画面,让那些本来隐藏的情愫瞬间迸发。我竟不知自己这次用力如此至深,居然在候车室里哭了起来。如此纯粹的感情,我也是好久不曾拥有,这一刻的呈现,竟然让自己不知所措,只能借眼泪释放。还好,并没有旁人的打扰,可以让我静静沉淀,想念,思考。那么多不曾做的事,渴盼着用下一次来实现。其实,是明明知道转眼万年,再见不知何时,才会如此难过复杂。最难控制的人心和感情,既然有如此珍贵的情愫,短暂一生,何必苦苦压抑?我敬爱的大神们,伙伴们,这情绪过于迅速和浓烈,还好熏不到你们,或许它在你们心里即刻消散,我却始终拥有这感觉和回忆。有的人适合细水长流一生一世,有的人却只能在彼此生命里走过留下痕迹,这痕迹却永生都不会抹灭,因为,我不想。

十日回首梦一场

短暂的十天,如同梦一场。我们一起看山,遇水,一起攀石,抚雾,一起折枝,留影…太多美好,无法忘记。当然,我们的初衷还是这广阔的自然,每一种植物,如果没有植物人为首的人类赋予他们特殊的灵魂,其实他们是孤寂的,任何冷清的存在,我相信,也是十分期待温暖的。山中植物们被我们遇见之后,也许大多数的命运都是被压制、馆藏在黑暗的柜子里,他们不自知对于这个世界特别的意义,倘若他们可以说话,其实是可以很骄傲的。所以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十天,相逢的植物回忆起来,我也许不懂他们的科、属,不懂他们的开花结果,我却会记得采集时的点点滴滴,甚至和他们说过的话。

昆植的老师们,南涧保护区的伙伴们,以及同行的两位志愿者,我在每个人身上都学习到很多,满满汲取的都是正能量,甚至和几个司机大哥都可以学习到很多。在昆植这帮植物学家们的带领下,大家都不由自主地美好、努力,很喜欢这种氛围,很怀念这短短的十天。



第一日(2015.6.26)出发和上课

出发那天的前一晚,昆明竟然哗啦啦下起了大雨,还好我反应及时,不然放在窗前的相机包就彻底遭殃了。伴随这雨声,带着对无量山的期待,懵懂的睡着了,以为次日雨就会停,结果第二天早晨雨还持续着。而且雨使得昆明室外的温度很低,街上穿什么衣服的人都有。等到坐上上官老师的顺风车于昆植与大部队汇合,大清早的慌乱让我对大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就记得刘老师说,上官老师迟到了,今晚必须请吃夜宵,结果后面也没有请,当然晚餐真的也吃得很饱。

我似乎有一上车就睡觉的功能,因为和大家还不熟悉,一路无话,就自己看着未看完的犯罪小说,然后晕乎晕乎就睡着了,等到醒来的时候,发现车窗外天好蓝,阳光非常刺眼,一团一团的白云又不完全是棉花糖,低低的布在天空,这种云应该是低层云属的淡积云,一般出现在晴空,并不会带来降雨。那些云团上的黑影,其实也只是太阳光的阴影。当然这种云是可以变成降雨云的,尤其在热带,但是在南涧的十天,都没有出现这变化。


 

浓浓的淡积云


当时看路标应该是到了祥云县,这说明我真的沉睡了很久,而且此时距离我们目的地南涧也并不远了。于是刘老师决定让大家都饿会儿,到南涧才吃饭,于是我便一路看着风景。

不同于昆明的舒适,一路向西导致的气候变化让我有点不适应,因为一路睡着,醒来后皮肤感到骤升的温度,眼睛看外面便有灼人的辐射,于是我立马在车内也戴上帽子,涂抹了大量防晒霜,心理的慰藉让我觉得润泽一点。公路两旁的风景其实也不大好看,大量人为破坏的痕迹,很多山丘甚至寸草不生,让我看着十分难受,云南怎么这么多这种地方?上次去临沧也是,大面积裸露的黄土一望无际,朋友说这些地方一般种香蕉、甘蔗和烟草,有的也许什么都种不了。上官老师告诉我,我们之后就会在这样的环境下寻找植物,我立马觉得有些委屈。跑这么远来,就这样干晒着能找出啥玩意?当然后面其实只有很少时间花在这种环境下,而且花时间在这种地方也是很值得的。

到了南涧食毕稍作休整,我们一行便来到云南无量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南涧管理局,与管理局工作人员作简单的交流之后,标本馆的各位老师便对南涧无量山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们进行了关于植物摄影、种子植物标本采集、制作与鉴定,苔藓、地衣和大型真菌的采集等的室内培训。其实当时报告厅真的是很闷热,密闭的空间,没有空调,加之午后的睡眠钟来袭,我真的是昏昏欲睡。不过各位老师们讲的都很细致生动,让我强打起精神认真听课,似乎又回到了大学时代,这看似沉闷却有趣的课堂对于之后采集工作还是有帮助的。

帅帅的上官摄影大神(模糊的美)


 

超级呆萌的方伟老师


第一天是轻松愉悦的,作为志愿者,我也和大家有了一定的交流,各位老师们的平易近人也让我放松不少,也为了之后的魔女基调奠定了深深的基础,我就是典型人来疯奇葩啊…而且我们三个志愿者也并没有被要求如志愿者征集所说——“必须酒量好”,所以我对第二天的正式工作也是抱着游山玩水的心态的。却没有想到第二天我们晚上九点半还在山上——次日大概是徒步了19公里山路,真是未曾有的体验。游山玩水的心态,我真的是too young too simple啊!还好我体力还行,不然真得崩溃。

另外还得说说南涧管理局给我的印象,一个字,好,两个字,很好。我也去过几个保护区管理单位,却没有哪一个给我这样好的印象,南涧管理局是真的在用心做事,哪怕还是有一些不足,却足以让我感动。在林业日渐被遗忘,被排挤的现在,还可以保持初心,我觉得非常不易,这也是可以有这次合作项目的原因之一吧,而且还非常特色地加入了三个志愿者,真正用心学习和做事的人,总是会聚在一起的。


 

很漂亮的字,怎么木有印章呢?

 

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精致有心的展览馆



第二日(2015.6.27)穿越格止腊

一大早我们一行来到宝华镇洒拉箐村一个叫格止腊的彝族村庄中转并吃“早中饭”---早餐和午饭合二为一,刚下车,就在草地里发现了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红瘰疣螈,遭到了大家的疯狂围拍,场景太美…可这也似乎暗示着我们当日的目的地生态环境应该相当不错。 

红瘰疣螈

 

马文章老师不放过任何采集苔藓标本的机会

事实证明这个村子的生态确实不错,还没吃饭,马老师就已经有了一份收获,这当然也和他的敬业精神密不可分,因为大家都在等饭并没啥消遣,于是他像红瘰疣螈一样遭到了围拍。其实相处久了,发现马老师也和红瘰疣螈一样属于萌系列,且都很珍贵!


丰盛的早中餐和餐后水果

 

第一天的目的地——云的彼端


丰盛又热闹的“早中饭”后,我们浩浩荡荡地出发了。值得一提的是,农家的李子真是好吃啊,酸爽可口,绝对爬山必备,一颗小李子都抵得一大杯矿物质水了。可是当地人似乎并不太喜欢这味道,我们于是“顺”了不少李子,作为爬山的能量果,直到后面上官老师还念念不忘,硬是在集市上买了两大袋。我们的目的地就是那云的彼端,看上去好近,我当时还想,这有多远啊,随便走着就到了,可就是这“随便走着”,我们夜晚九点半还在山上呢。

浩浩荡荡的小支部


 

咱们认真可爱的领头羊——刘老师


吃那么饱吃那么好都是为了干活啊!


第一天一路走过,我们遇见,我们邂逅,我们惊喜,包括后面几天,都是一般的旅行所见不到景观,这些自然之物太美好,以至于我后面逛城市里人工营造的景观都提不起兴致。当成片的蕨类突然出现在山口,洒金阳光恰好散落浮动,我们忍不住驻足留影;美味的悬钩子、饱满的小蘑菇随处可觅,或养胃或养眼,只需我们带着发现的眼光;还有各种小精灵们,剧毒却美艳的小青---竹叶青,人类不可或缺的蜜蜂,以及不是萤火虫的红萤……山中道不尽的乐趣,只有去到方能体味。


超级纯真的灰灰——志愿者之一(上官法智摄影)

 

蜜环菌


 

竹叶青


 

草莓和蜜蜂

 

红萤


跋山涉水的时光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加之云南的日落很晚,我们一行于傍晚六点半左右山顶合影之后,下山途中还是忍不住放慢步伐,采集标本,加之护林员的时间计算失误,直到晚上九点半,我们竟然还在山中借着融融月光赶路。这真是让人难忘的经历啊!当晚我就产生了情绪——我为什么要放着清闲的工作来这里受虐!而且下山后,还得整理一天的标本…不过我们倒还好,其实最累的还是几位老师们,他们的敬业精神真是一直鼓舞着我。所以我立马又犯起贱来,第二天考察队伍分两组,刘老师问我要选哪一组,我义无反顾的选择了更加艰难的上山!

如此的一天就这样在我复杂矛盾的思绪中结束了。

大合影(上官法智摄影)



第三日(2015.6.28)真正的云之彼端——大中山

这一天,爬山间隙寻到有信号的地方我就刷朋友圈,居然有5条,状态还不错。登高的感觉非常好,虽然过程还是有些苦逼,我又一次触到高山起伏的云雾和大风,心胸顿然开阔,一切烦恼都抛之脑后,也理解了“神仙姐姐”为何隐居在无量山了。非常庆幸这一天我选择了难度稍大的上山而不是和另外的部队在河谷里巡走,即使我的眼睛差点被戳“瞎”。虽然有些夸张的说法,但是在野外是真的会发生各种意外,有备无患却是无妨,这一次的出行,无形中我真的学到不少野外知识。附后我可以统一讲下我这个菜鸟在受伤过程中的所见所感和经验,此处便不赘述。


钻灌丛过程中被树枝戳到的眼角


 

连滚带爬的翻山越岭



此处离身后山顶尚有2小时左右


云之彼端大中山


这一路翻山越岭真是有些许坎坷的,有图有真相呢,最终我们于下午三点抵达山顶,那一刻真是感动又惊喜,其实更重要的是翻越的过程,遇见的精灵和景象,真的是深深刻入脑海、心底,一路都是我未曾见过的景象,所以比较起其他老师,我也许会更多出一份难以抑制的激动。真心的希望,还有下一次相逢的机会——云之彼端。

绿光森林——难以忘记的穿越


 

不离不弃的苔藓和地衣先生


 

渺小却又伟大的人类



第四日(2015.6.29)晕晕乎乎灵宝山

这一天,我只记得云雾缭绕中的火腿炖鸡,以及吐了的马老师,这两者虽然稍微有些不搭边……“迫于”刘老师的压力,这天我又和马老师分到一组,鉴于他因宿醉而低沉起来的心情,我也不自主的低沉下来,这一天我竟然连一条相关的朋友圈都没有,可想,我多无聊。

其实灵宝山是真的很不错的,即使我们抵达的季节并没有樱花盛开。我们在湿冷的迷雾中游荡,如同孩子寻找归家之路一般,这无聊又隐约的快乐,却也不会忘记。


 

此处可视为广告

 

低沉的气压…


其实后面细想,由于天气原因,这日的安排强度过小,一下轻松起来我有诸多不适,又安排我和不太感兴趣的苔藓一起,实在…不过这一天却也遇到一些很好的未见过的植物。

象牙参和水晶兰


其实最好笑的是图下的“蒜头”,我和马老师还有Kiki姐姐还对着拍了好久,猜测半天是什么。后面我实在忍不住了就挖起一个来看看,结果一挖马上发现,不就是水晶兰那货嘛!脱了衣服就不认识了。所以,这考究的精神是一定不能丢的,一不小心就犯错了!

这一天的游荡持续时间并不像前几天那么持久,傍晚时分,我们便转场到另一目的地——澜沧江畔公朗镇。一个半小时车程,持续下降的海拔,让我们告别其实很舒适的迷雾,渐升的体表温度告诉我们又来到另一种地带——河谷。



未完待续:云之彼端无量山(二)


关键字:南涧科考,志愿者,李云

文章评论:已有0条点评

    回复:

热点文章
猜你喜欢

用户注册

我已阅读并接受协议《用户服务协议》

已经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