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种速递——幸运的黄边湿地藓(Hyophila flavolimbata S. He & Y.-J. Yi)

作者:马文章时间:2015-11-09 11:17:04评论:0

2015年8月,一份采自云南省贡山县的苔藓标本引起了美国密苏里植物园的华人苔藓学家何思和衣艳君两位教授的极大兴趣。经过文献检索,这份标本的各项形态学特征在显微镜下被详细地观测记录,在逐一排除了所有潜在相似种的可能性之后,进一步的KOH显色反应(图1)最终确定了这就是湿地藓属目前最新的一个成员:黄边湿地藓,并发表在Phytotaxa 231(2)期上(Yi et al., 2015)。

图1 黄边湿地藓Hyophila flavolimbata叶片KOH显色反应前后对比

图2 黄边湿地藓Hyophila flavolimbata(A)与卷叶湿地藓H. involuta(B)植株个体比较

图3 黄边湿地藓Hyophila flavolimbata(A)与卷叶湿地藓H. involuta(B)叶形比较


尽管在植株形态上黄边湿地藓与卷叶湿地藓较为相似(图2),但两者的叶片在显微镜下却存在着截然不同的形态差异(图3)。尤其是前者的叶边缘由2-4列黄色厚壁细胞形成分化边缘,是该物种最容易识别的特征。此外,黄边湿地藓显著区别于其他物种的特征还有:叶细胞在背、腹两侧均平滑无突起;茎呈红色且表皮细胞有疣状突起(图4A);茎横切中央细胞束周围有一层用于传导养分的特化筛管细胞(pseudoleptoides)(图4B,箭头所示);中肋横切有少许subguide细胞(图4C)。

图4 黄边湿地藓Hyophila flavolimbata显微形态特征:A茎横切局部;B茎横切;C中肋横切(摄影:何思)


曾经读过一篇关于一个新种从发现到发表需要多长时间的科普短文,对新种诞生的坎坷与艰辛也略微有些了解。如果能将标本也赋予人的情感与认知,那么能跻身模式标本的殊荣一定是众多只有采集信息的“无名氏”标本们毕生最大的心愿。这个概率可以通过计算各大标本馆中模式标本数量与馆藏总量之间的比值得到一个大致的感性认识。以KUN馆藏苔藓标本为例,在109,000号馆藏标本中仅有120号为模式标本,这个比值约为1:0.0011,即每1号模式标本都孤独地傲视着908号普通标本。

 

图5 模式标本标签


事实上,随着苔藓植物分类学“大厦”的不断完善,发现新种的概率也越来越低。近年来KUN平均每年新增馆藏苔藓植物标本约在1500号上下,而新增模式标本的数量却寥寥无几。暂且抛开这年头“无名氏们”想要出“人”头地越来越难的残酷现实不谈,一份怀揣着荣登模式标本殿堂的标本,大致需要同时满足以下条件:首先,得被采集者看到并采集;其次,采集后得被仔细地研究;而最重要的是,这还得是一份与之前符合命名法规有效发表的物种都截然不同的全新物种。所以说,模式标本来之不易,且研究还得且珍惜。


有效发表:是指将印刷品向一般公众发行(出售、交换及赠送等形式),或至少分送给具有普通植物学家可使用的图书馆的植物学研究机构。


作为采集人,回想这份采集号为13-4879的标本从“无名氏”到模式标本看似华丽转变的背后,却有着出人意料的幸运。总结下来可以说是一系列机缘巧合的完美组合。

 

图6 黄边湿地藓模式标本产地之生境

图7 黄边湿地藓模式标本产地之生境-III:阴湿的滴水岩壁


那是中美联合高黎贡山综合科学考察的最后一年,笔者与加州科学院的苔藓学家James R. Shevock,中科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的硕士研究生姚元林及当地傈僳族向导即将结束独龙江公路黑普垭口老隧道附近的考察。在返回县城的崎岖上路上,由于路况特别糟糕,仅仅3公里不到的路程就把全车人颠得不知所措。于是停车的目的不再是为了采集,而是让我们下车透透气缓缓神。既然下车了,按照我们的习惯,肯定不会空手而归,这其实是当时黄边湿地藓的第一个巧合:由驾驶员根据道路状况随机分配给我们的采集地点。

黄边湿地藓与众不同的外形是紧接下来的第二个巧合。坦白讲,我对湿地藓属的植物不大感兴趣,主要原因在于这个属有一个分布极其广泛的卷叶湿地藓(Hyophila involuta),在野外见到的该属植物十之八九都是这个种。而这份标本之所以被采集,主要在于我压根就没有把它当成是湿地藓属的苔藓植物。

第三个巧合:这份标本曾经被我无情地遗弃后又失而复得。这份放在塑料采集盒中的标本竟然在上车前被我遗忘,好在身后还有一辆较我们晚几分钟出发的车,细心的张永彪博士在路边发现了它。

第四个巧合:标本入库时被我错误地与提灯藓属(Mnium Hedw.)标本放在了一起。

第五个巧合:一次生逢其时的借阅要求。衣艳君教授为完成中国提灯藓科的分类学修订工作,向KUN借阅了近几年的馆藏标本,而这份标本正好被误打误撞地借到了青岛农业大学。

第六个巧合:标本远渡重洋游历到了美国。衣老师在访问密苏里植物园开展交流访问之际,将这批标本交由何思教授一同研究。而当这两位严谨的苔藓学家在显微镜下发现这并非提灯藓属的标本之后,选择了深入研究,从而出现了本文中开始的那一幕。

不知道在KUN馆藏的十多万余号苔藓标本中,还隐藏着多少未知物种?


参考文献:

Yi Y. J., He S., W.Z. Ma. 2015. Hyophila flavolimbata, a new species of Pottiaceae from northwestern Yunnan, China. Phytotaxa, 231(2) : 182-186.


(摄影/马文章,何思)

关键字:Hyophila flavolimbata,马文章

文章评论:已有0条点评

    回复:

热点文章
猜你喜欢

用户注册

我已阅读并接受协议《用户服务协议》

已经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