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艺花卉制作—我向自然致敬的方式

作者:文/摄影 舒欣时间:2016-03-28 09:23:24评论:0

前序:

小编我虽然学植物出身,但一直以来也认为植物学是相当枯燥乏味的。特别是植物分类学知识,所展现给我们的大多都是各种难以记忆和理解的术语,我想这也是许多人系统学习植物不愿跨越的重要门槛之一。不过我也一直相信植物与生活的互动应该是多彩而丰富的,了解和认识植物并没有难以跨越的门槛,只是需要一个让你觉得学之有趣的媒介而已。这种媒介可能是任何与植物,与生活有关的东西,就像我爱吃就曾经为了研究香草美食而深入啃了不少从不愿看的相关植物知识,并开始撰写了《香草pie》系列。

看完正文的文字你会发现作者也有类似情节,不过这个桥梁变成了更时尚的手作。本文作者舒欣本是一位学习文科出身并且从事文字工作的十足文艺女青年,通常来说和这类文青谈植物都是相当无趣并不可理喻的,因为她们眼中大自然的植物只和想象力有关(不少人认为文艺杜撰的具有七色花瓣的依米花真的存在),而忽略了现实生活中,全世界30万种植物对于美的创造力。但是本文作者却不一样,她的纸花作品不仅极为逼真,还隐约将大自然中植物所特有的灵气也带到了她的作品当中,这使得她的作品在众多手工作品中显得卓越不凡。我想这一方面与她对植物细致入微的观察力有关,另一方面则来自于她深厚的植物学基础知识,让她能够在各种细节和整体上去把握和重塑一株美丽的野生植物。

好吧!我承认我其实又是在说学点植物学对生活很重要了!不过没关系,你看看人家懂植物的妹子制作的纸花就知道了。

                                                  小编秋西


手作松枝 

手作向日葵


正文:

2013年3月,我走在高黎贡山南斋公房一线。当我气喘吁吁地快要走到南斋公房时,厚厚的云层压了下来,天空飘起细雨。我低头喝了一口水,抬起头时看到前方有一株高山杜鹃正平静地绽放,粉红色的花瓣在雨中更加晶莹剔透,像一个个花仙子在翩翩起舞,仿佛生命的力量就是如此穿越过了苏醒的花丛。因为要赶路,因为下着雨,我忍住没有拿出相机拍摄。我停在花前,愣愣地盯了一分钟不到,然后追上向导继续爬山。

那株杜鹃的动人姿态,一直留在我的脑海里,无法忘却。这两年,我常常寻思着用什么样的纸、用什么样的技法可以模仿出它的姿态。于是,我剪切了数百片不同质地、不同形状的花瓣,尝试了数种花瓣的组合方法,终于在今年秋天剪出了五片花瓣,拼贴出一朵比较满意的杜鹃花。

我又花了好几个夜晚制作剩余的花朵和枝叶,当我把组合好的纸艺杜鹃花插入花瓶,放在高处远观时,那株在高黎贡山傲然绽放的杜鹃花又出现在眼前,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就是它了,终于做出来了!

自然的美真的是不可思议,只要你细细观察,就会发现,即便一朵普通的花也有着精巧美妙的结构,一片普通的树叶也留着自然神奇的笔触。其实,制作纸艺花卉,便是热爱花花草草的我向自然致敬的方式之一。

 

人看花,人销陨到花里边去

小时候,其实让我痴迷的是昆虫,家里至今都还留着我那时制作的几大盒昆虫标本。我早已不记得自己何时何故“背叛”了昆虫,只记得我后来爱植物爱得痴迷:每次上山都会采摘一堆植物回来做标本,摘抄《现代汉语词典》里关于植物的词条,剪贴家里杂志里的植物图片,还试图偷过老爸集邮册里关于花草的邮票,甚至在中学时代就拿出压岁钱订了一整年的《云南植物研究》(当然拿到杂志时,我就傻眼了,完全看不懂啊)。

有一年春天,火棘花开满了山坡,白得似雪惹人爱。于是,身为女汉子的我,带着一把砍刀,大胆而热心地帮很多同学砍下了大把大把的火棘花带回家,我甚至还爬上了一块陡峭的山岩为大伙摘花。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里山神慈眉善目地出现了,他惩罚我跪在那块我白天爬上去的山岩下,就是那块我白天曾得意地举着火棘大笑的山岩,我跪了整整一天。第二天清晨,我在深深的愧疚中醒来,我告诉自己,再也不能这样糟蹋生命了,植物也和我们一样,是活生生的生命。我没有权利因为喜欢它的美丽,就夺去它的生命,自私地占有它。

说来也巧,那年生日,我得到了一台光学相机。于是,我开始尝试用胶卷来记录植物的美,而不再去通过采摘来“残忍”地留住植物的姿态。读书时,可以去的地方少,我就拍身边的花草。大学毕业那年,我和好友去了川西旅游,发现高原花卉仿佛天生就遗传了崇山峻岭的天地灵气,它们的花朵空灵而高洁,好似来自天上的精灵,显示出一番凛冽出尘的独特气质。于是之后的每一年,只要有时间,我就会背上行囊去看花。

我曾穿过高黎贡山南斋公房风雪垭口的冰雹,在跌跌撞撞地走出惊险后,遇到一条绝美的古道。那时,处在最后花期的马缨花在一番狂风暴雨里纷纷飘落,厚厚地铺满了整条古道,成就了一条绝美的“红地毯”。赶马人爱马,常常在马头上装饰红色璎珞,故名“马缨”,而这红红火火、花朵硕大的马缨杜鹃与其相似,便被人们叫做“马缨花”。这些年年盛开、染红整片山的马缨花不知见证了多少马帮从她的花下走过。

我曾在香格里拉高山的羊肠小道上淌过泥浆,逢着一山盛放的杜鹃。近处一片片土坡,远处一座座山峰,漫山遍野开满了白色的、粉色的、浅红色的杜鹃花,它们连绵起伏,将荒野点缀得生机盎然,它们似瑰丽的云团,铺天盖地;它们似明艳的波浪,排山倒海——这里才是真正的花的海洋啊!我站在那里,连相机都没有端起,只是傻傻地感叹着:“此景只应天上有,不知何故落人间。”那时我才算真正明白了金圣叹所说的“人看花,花看人。人看花,人销陨到花里边去;花看人,花销陨到人里边来。”

我曾骑马走过阿坝县深处的陡峭山谷,在马背上欣赏各种绿绒蒿、龙胆、马先蒿等等开满高山草甸,这些离天越近的花儿越接近天的颜色。因为当时并没有时间下马拍照,我几乎张开了每一个毛孔,贪婪地试图把周围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深深地印刻在脑海里,我甚至舍不得眨一下眼睛,生怕一眨眼,眼前的美景就会如梦幻一样消失。

我想,只要你看过一眼,就再没有办法抵挡这些藏在深山里的花草的惊人魅力。我愿意穷尽一生,翻山越岭来赴这一场场花的盛宴。我愿意每一天都可以看到新的生命、新的美丽肆意绽放,处处都洋溢着生命的张力与喜悦。

多刺绿绒蒿Meconopsis horridula (纸花)


以手工的方式与花草对话

中学时代,一直喜欢手工的我无意中看到《夕阳红》电视栏目里教授制作纸艺菊花的技巧,才知道,原来纸也是可以做出那么美的花朵,而不仅仅是祭奠时使用的花圈、小白花之类。那时我就跟着电视零零星星做过一些,但并不多。

直到大学毕业,那年我没有考上心仪的昆明植物所,郁闷之余又拾起手工解闷。有一天,我突然想到,本身就来源于植物的纸,和植物一样自然质朴,是最适合制作仿真花的材料。慢慢地,我将自己对植物学研究的爱转移到纸艺花卉,把所有业余时间都花在了购买相关书籍、上网找教程和不断实践纸艺花卉的造型技法上。

制作纸艺花卉的过程说起来非常简单,在纸上剪出花瓣、花蕊、叶片等形状,经过粘贴组合,再辅以铁丝作为茎干,就可以做出一枝栩栩如生的花朵来。一捆捆或粗或细的铁丝,一张张彩色的纸,经过简单的加工,铁丝就发了芽,舒展了翠绿的枝叶,彩纸就吐了花苞,绽放出美丽的花朵。

不过,想要纸艺花卉更生动地展现草木的灵气和美丽,还原在自然界中的神韵并不简单。在制作之前,我会从各个角度认真观察花卉实物或者图片,有条件时还会对花朵进行解剖来了解花的结构,然后去寻找和花瓣、植株质地比较相似的纸张,接着在纸上剪出花瓣等形状,用手指和工具调整模仿花叶的姿态,并粘贴出第一朵样品花。接下来,我要再根据实物对其进行调整,直到感觉比较形神兼具之后,才会以样品花作为模板做出一整株植物或者一束花。往往做出第一朵花的时间需要很长,有时会花上两三天,甚至一两年才能做出一朵满意的花来。

当我全身心地投入到做花时,就仿若沉浸在花的世界里,忘情地以手工的方式与花草对话,彻底抛弃了现实的世界。我常常从周末的清晨一直做到第二天的凌晨,有时甚至会忘记吃饭。因为手一旦动起来,就期盼着知晓手中的纸片会变出什么模样的花朵,完全舍不得停下来。

最开初,我主要制作日常生活中比较常见的百合、郁金香、玫瑰、向日葵等花卉,在可以灵活运用造型技法和纸张之后,我将目光投向了我最心仪的高原花卉,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用纸艺的形式来展现更多高原花卉的灵性和魅力。

如果从中学时代算起,我做纸花已坚持了二十年,我很开心自己找到了另外的方式与植物对话,让我从另一个角度去了解和理解植物,去向伟大的自然致敬。

奥斯汀玫瑰(纸花)

龙胆(纸花)

全缘绿绒蒿Meconopsis integrifolia (纸花)

风信子(纸花)教程

 

PS:如果大家喜欢植物,喜欢简单、朴素、自然的手作和生活,可以关注本文作者的个人公众号“花铺子手作坊”,向她讨教更多的植物花卉手作技巧。如果你有与植物相关的且极具生活气息的好手艺,如干花制作、叶脉拓印、种子艺术加工等,题材不限,创意无限的手作想法和技术,也可以通过向我们投稿的形式与大家一起交流分享!


关键字:植物花卉,手工,艺术,舒欣

文章评论:已有0条点评

    回复:

热点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