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杨|荒漠生存,没有几把刷子哪能行

作者:格物小A时间:2017-11-25 05:23:58评论:0

众所周之,水是荒漠最珍贵的资源,因而荒漠植物最主要的任务便是保持水分,减少蒸腾。号称“无叶树”的梭梭,叶子已退化成鳞片状;仙人掌的叶子变成了刺,这些都是减少蒸腾作用的措施。除了减少蒸腾,许多荒漠植物也有一些储水的措施,就是把水分事先保存在身体里的一些器官,这些器官通常会变得比较肥厚。沙漠胡杨的秘密武器是体内含有高浓度的“胡杨碱”,从而具有从干燥的沙子里夺水的本领。



梭梭林是荒漠的一种独特景观


假木贼的茎也是绿色的,能进行光合作用



佛肚树是一种多浆肉质灌木,水分主要储存于茎干基部,这里膨大呈卵圆状棒形,犹如佛肚



旅人蕉:叶柄基部贮藏大量的水分,用小刀戳穿其叶柄基部就有清水流出,可解游人之渴


当然,在与恶劣环境斗争的过程中,植物们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不仅想方设法开源节流减少水分的流失外,还会形成一些特殊的本领来适应荒漠的生存,如灌丛沙包、短命植物和表面颜色灰白等等。


灌丛沙包:有很多荒漠植物能耐风沙的袭击,被沙埋后仍能长出许多不定根,继续生长,造成“沙涨植物高”的现象,形成了荒漠上常见的“灌丛沙包”。


短命植物:在植物的世界里,除了有银杏、红杉、巨衫、龙血树等能活四五千年的“老寿星”,还有一些只能活几个月、几个星期的“短命”植物。尽管它们的寿命相差极大,但都经过发芽、生根、生长、开花、结果、死亡的生命历程。


在长期与恶劣环境的斗争中,植物“锻炼”出了能在短暂的时间里完成整个生命历程的特殊本领。短命植物一般生长在干旱的荒漠地区,能利用早春雨水或雪水,在夏季干旱到来之前即可完成生长、开花、结果等生命周期。有些短命植物可以利用偶尔的小雨,哪怕只是地表湿润,它们也能充分利用,在数天内完成开花、结果,把种子传播出去。


瓦松是一种生长在瓦房上的草。在干旱的季节里,瓦松的种子躺在瓦沟里,耐心地等待雨季的到来,雨季来了,瓦松的种子吸足了水分,迅速的生根发芽,长成植株,很快就开花结果,完成自己繁衍后代的使命。雨季刚刚过去,它便枯黄死去。


瓦松


灰白的颜色:许多沙生植物的表面是灰白色,这是为了抵抗夏天强烈的太阳光照射,免于沙面高温的炙灼,如沙拐枣等。


沙拐枣


接下来就说说今天的主角---胡杨

胡杨主要分布于中国、蒙古和地中海沿岸的干旱地区。全世界胡杨林有61%在中国,而中国的胡杨林有近90%在塔里木河畔。胡杨是新疆荒漠和沙地上唯一能天然成林的乔木树种。胡杨林能阻挡风沙的侵袭,是动植物资源的天然保护伞。




胡杨林







枯死的胡杨


胡杨也喜欢生长在水边,但由于胡杨长期生活在极端干旱、温差大的荒漠环境,具有惊人的抗干旱、御风沙、耐盐碱的能力,同时能够忍耐极端高温(45℃)和极端低温(-40℃)的袭击。這是自然界适者生存、优胜劣汰的结果,也证明了胡杨具有极强的生命力,因而胡杨也被誉为“沙漠英雄树”。那么胡杨到底有哪些秘密武器呢?


短命种子长寿树

胡杨是长寿树,有“三个一千年之说”,即活着一千年不死,死后一千年不倒,倒后一千年不烂。虽然胡杨是长寿树种,但种子寿命却极短,在自然状态下,一般30天内即丧失发芽能力。短命种子长寿树是对胡杨真实的写照,也是胡杨对干旱环境的适应。


胡杨寿命长,因而根系比较发达,深而广,可以吸收土壤深处的水,树木才能持久生长。胡杨在种子成熟期,能源源不断地大量供应种子,但这时也正是荒漠最酷热的季节。随着一场偶然的降雨,千千万万的胡杨种子从树上飘落下来,利用这难得的水,迅速安家落户,生根,发芽。


善变的叶形

胡杨又称为“异叶杨”,它具有大小不同、形状各异的叶子。同一棵树不同的生长期、不同的生长部位叶形都有可能不同。一般来说,苗期的叶细长、呈线形,以后逐渐变宽,类似柳叶,再往后,叶更宽,呈扁圆形了。在高大的胡杨树上,从下往上也有类似的变化。


善变的胡杨叶也正是在恶劣条件下的特殊适应方式。幼年的胡杨叶子细小,先牺牲一点儿的光合作用的速率,减少蒸腾,以节约更多的水分。等到根系扎到地下,能吸收到足够的水分时,叶片逐渐变大,再获得更多的阳光,提高光合作用的速率,加速生长。


胡杨眼泪

胡杨能生长在高度盐渍化的土壤中,还能从缺水的土壤里吸收水分,秘密就在于胡杨能将吸收的盐分储存在体内,增加细胞的吸收能力。当体内盐分积累过多时,便从树干的裂口处将多余的盐分自动排泄出去,形成白色或淡黄色的块状结晶,称“胡杨泪”,或“胡杨碱”。


胡杨泪能增加胡杨的吸水能力,排出体内的有害物质,這是胡杨生态学上的一大特点,也是适应干旱荒漠地区土壤盐渍化的特殊能力。当地居民用胡杨碱发面蒸馒头,因为它的主要成分是小苏打。一颗成年大树每年能排出数十千克的盐碱,因而胡杨堪称“拔盐改土的功臣”。


如果把胡杨的树丫折断,流出枝叶中的水分蒸发后可见到胡杨碱。相传有人在大沙漠考察期间,发现饮用水不足,根据胡杨体内贮有很多水,便以为胡杨就像非洲沙漠的旅人蕉一样,可以断叶解渴。但胡杨树中的水既咸又苦,难以下咽,只能越喝越渴。



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胡杨如此,人亦如此。


本文节选自马清温等编著的《聪明的植物》

图片均来自于网络,侵权请删除



关键字:

文章评论:已有0条点评

    回复:

热点文章
猜你喜欢

用户注册

我已阅读并接受协议《用户服务协议》

已经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