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科考日志——青海南-川西高山冰缘带植物科考日志三

作者:青海南冰缘带科考队(发布:吴涛 | 审核:李路)时间:2019-09-25 11:15:36评论:0

第三天(Day 3)  

科考时间:2019年7月17日(星期三)

科考地点:昌都市左贡县东坝乡业拉山


7月17日,我们到达了第一个采样点——昌都市左贡县东坝乡业拉山。这是左贡至邦达途中的一个点。据邓涛老师介绍,这个点是去年就准备打样方的点,但是去年计划比较紧张,没有来得及考察,只能留着遗憾待来年。从山脚下观察,这个流石滩的确发育的非常好,面积也很大,在太阳照射下,流石滩金灿灿的,很是诱人,可就是不知道上面有没有长植物,长着些啥植物。既然去年都留遗憾了,今年就不要再带着“遗憾”离开。队员们本着“看见了就不要放过”的精神,毅然决定不继续赶路了,拿下“第一个山头”。 

从公路边(河边)遥望流石滩外貌图从公路边(河边)遥望流石滩外貌图


山外有山,何时走到顶啊山外有山,何时走到顶啊

我们的车驶离318线国道,沿着一个乡道往流石滩方向爬。这是一条新修的水泥路,路十分狭窄但是路面很好,可能是“村村通”修的公路。这条盘山公路让我们体会到了“山穷水复疑无路”的“十八弯山路”的震撼,也感受到了“车到山前必有路”的惊奇。但是我们的心里面自从进入盘山路后就一直忐忑不安,每个人的眼睛都直视着前方,尤其紧紧盯着那“疑无路“的山前。因为每个人心里都在默默祈祷着“盘山路千万不要在这里就停止了”、“路要向流石滩方向往上爬呀,不要在这里就偏离咯”。还算幸运,盘山路还是“坚持”到了流石滩山脚下。我们下车继续观察和讨论,广阔的山脉好似离我们很近,但是我们停车的地方是草甸海拔4300米,不远的地方却是灌丛,这意味着山顶离我们可能还是有一定距离啊!山到底有多高,路到底有多远?我们只有用双脚丈量才知道。 

全体队下车并紧张的准备着工具和午餐全体队下车并紧张的准备着工具和午餐

全体队员们都下车了,开始紧张的准备爬山工具、午餐(一些简单的干粮、馒头、饼干和巧克力罢了)和水。到底带哪些东西上山呢?到底带几瓶水呢?这些简单的问题居然难住了可爱的队员们。望着眼前的高山,接下来一段艰苦地爬山肯定是逃不掉了,所以东西带多了背包重的话肯定扛不动会“累趴下”,带少了又怕工具不够影响样方工作,水带少了会“渴”的受不了。此外,我们队伍当中有至少4人从来没有到过海拔4800米的地方,第一次到高海拔地区对他们来说无疑也是一个挑战,高海拔的危险全然未知,有待一一体验。例如,陈俊通师兄作为第一次跟队出来锻炼,由于之前老师和队长们都一直强调倘若身体撑不了就只能“遣返”,他直接从零海拔的平原冲上高山来,压力之大可想而知,为了不被“遣返”肯定是刀山火海也要上。陈师兄还有点高血压,内心的胆怯总是如影随行。与“老队员”不同,我们这部分队员除了准备各种高热量食物和水,还要思考带哪些应对高原反应的药物,带几瓶氧气瓶等。经过一阵紧张的准备后,队员们按照自己的工作计划和任务分工,带上了各自所需的所有工具以及自己认为适量的食物、药物和水,喷完防晒霜(据说这是颗“雷”,且看后文)后,兴致十足的踏上了第一个征途。

在高山流石滩(冰缘带)工作的艰难和挑战果然名副其实。我们样方工作的推进并不如想像中那么顺利,遇到了一系列的问题。首先是我们都被流石滩给欺骗了。虽然今天天气特别好,能见度高,直接可以看到流石滩的巨大石峰。眼前的流石滩看着没多远,也没多高,但是连续走了1个小时后,前面的山似乎还是那个样子,往后看才发现原来自己仅仅翻过了一个小土坡,而前面的领队们已经消失到另外一个小土坡后边了,真让人沮丧。我不禁想起一句话叫“望山走死马”,放在高山冰缘带来尤其贴切。其次是高海拔给我们的警告,在海拔4500米以上的地方爬山却是极其不易啊!没爬多久就明显感到缺氧带来的呼吸急促,头重脚轻。于是我们只能慢慢挪动,放慢步伐的节奏,以此来调整呼吸频率。平时只需要花5分钟的路程现在可能需要15分钟。虽然,出发前每天按时服用红景天胶囊、三九感冒颗粒,奈何药效拼不过心理作用和身体对空气稀薄的强烈反应,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我们有三位队员出现了严重的高原反应。张旭师兄感到胃不舒服,出现呕吐,乏力的症状;陈俊通师兄被高山冷风吹着感到头疼欲裂;匡田辉师弟的双手除了被太阳灼伤外,还出现了毛细血管明显肿胀感觉要爆炸了样子。这些都是我们始料未及的突发情况。也许是第一天的缘故,其他队员也都是在慢慢的挪动着前移,即使是去年的老队员们也是在紧咬着牙关,“三步一歇息,五步一停顿”,全身都被汗湿,脱下冲锋衣只剩单衣。高山流石滩就是这个特点,除了山高缺氧外,烈日和寒风并存。只要有太阳,我们在山顶上过的就是酷夏,头顶烈日工作。一旦太阳被云层遮盖,立马进入寒冬,冷的瑟瑟发抖。所以,尽管全身湿透了,我们还是要把冲锋衣和羽绒夹层背上,因为爬不动坐下来休息时很快就会被高山寒冷的风吹的发冷;此外,我们无法预料下一分钟是否会就下雨了,甚至是冰雹或下雪。最后是在高山上基本没有食欲,中午我们准备的零食让人觉得厌恶。例如,多美味的辣条我们居然提不起兴趣,怎么吃都不香。

匡田辉师弟的双手图匡田辉师弟的双手图

由于队员突发身体状况,原本的人员分工不得不依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身体不适的队员只能留在海拔低一些的地方,开展高山草甸和灌草丛样方工作(即鼠兔队的工作内容)。身体状况稍好的队员则加入“牦牛队”,咬牙坚持着跟随邓涛老师攀登顶峰,到流石滩核心区域打样方。

说了这么多流石滩,那么什么是流石滩呢?我也借此机会稍作展开。流石滩位于雪线之下、高山草甸之上的过渡地带,是高山地区特有的独特生态系统。通常指海拔4000米以上的砾石沙石在平坦地带堆积而成。流石滩的形成机理:流石滩是强烈的寒冻风化与物理风化共同作用的结果。高寒地段强烈的紫外线和极大的昼夜温差,产生的寒冻劈碎、热胀冷缩的风化作用,导致了大块的岩石不断崩裂,形成了大大小小的石块。这些岩块与碎石在重力和下部潜流的作用下,沿着山坡缓慢滑动,形成扇形岩屑坡。由于碎石下面是雪线上溶化流下的暗流,所以称之为“滩”。流石滩的特征:我国高山流石滩主要分布在西藏、云南和四川的西部山地。这里年均温在-4℃以下,最热月均温也在0℃以下,经常出现霜冻、雪雹和强风。流石滩上植被稀少,没有茂盛的草甸,更没有葱郁的树木灌丛。植被的形态特征受地理环境的影响和制约,形成了自身独特的生理特征。流石滩上的植物多具有速生、叶片厚、根系发达等特点,强大的根系是为了适应了强风和松动的碎石环境。流石滩上的植物特性:从外观上看,流石滩植物多呈斑块状、簇状匍匐在地面零星分布,为了尽力传播花粉,植物花色艳丽,是许多珍稀独特的高山花卉的天堂。这些流石滩植物主要有大黄属、绿绒蒿属、无心菜属、红景天属、丛菔属、乌头属、点地梅属、棱子芹属和风毛菊属中,其中较为著名的物种有大花红景天、苞叶大黄、塔黄、垫状点地梅和球花雪莲、毡毛雪莲以及苞叶雪莲等……

典型高山流石滩及其植被特征典型高山流石滩及其植被特征

俗话说,“行不行,拿出去遛一遛就知道了”。显然,部分队员对流石滩植物及样方工作流程不熟悉,导致我们第一天工作有些手足无措,队员间配合不默契,前后衔接不紧密。例如,按照原计划我负责记录,工作时才发现我的记录工具交给了陈俊通师兄帮我背着,而他由于身体的原因被重新分配到另一个队伍并且离我们已经很远了,体力的限制让我根本无法返回山下去取我需要的工具。在高海拔的攀爬中,最可怕的一件事就是没有带上要用的东西,因为你根本就没有体力去跑两趟。庆幸的是,当时手里还拿了记录要用的《高山冰缘带植物样方调查规范》(我们组培训的内部资料),还有吕振宇同学带的一个笔记本,只能用这两个本子做一个简易的记录。虽然临时解决了问题,但是这个小事故一方面验证出队前,邓涛老师多次唠叨“每个队员一定要非常熟悉自己的分工,并根据分工准备好相应的工具,爬山前务必认真检查,不要遗漏;自己的工具和食物一定要自己背着……”;另一方面,为后面我们漫长的旅途,在出发前做好充分准备,注意细节的重要性提了醒。工作过程中,我发现自身还存在一个严重的问题。因为我大学时是学园艺学专业,植物学只是一门修学课程,所以没有受过正规的植物分类学训练,尤其是高山植物。导致我对流石滩上的植物几乎一无所知,当我要记录样方内植物名时,这些名称我从来都没有听过,也不知道如何写。我把“蝇子草”写成了“银子草”,“扭连钱”写成“纽莲钱”,“紫菀”写成“紫宛”等等。此外,也不知道如何描述植物的性状特征,每次都要询问旁边的队友,这样浪费了很多时间,严重拖延了进度。为此,我感到十分难受,因为我们在流石滩上的工作时间是非常宝贵的,我们都花了几个小时艰难地爬上流石滩,剩下的工作时间就不多了,只能抓紧时间尽可能多的打样方,否则对不起几个小时爬流石滩的痛苦和我们每天巨大的开销啊!庆幸有邓涛老师和“牦牛队”队友们一直在旁边耐心的指导,这一天让我认识了很多新的植物。回到住处,我反思了自己的失误,虽然压完标本和整理完材料后已经是凌晨了,我还是恶补了植物分类知识,回顾了今天认识的植物。

我们花了3个多小时才爬上流石滩。海拔从4328米上升到了4936米,意味着我们垂直往上爬了近700米。这个流石滩的基带是干热河谷,总体偏热,所以藏香柏、锦鸡儿等灌木草丛直接延伸到了流石滩。一天下来,虽然很辛苦,但是我们全队供收获了6个样方,分别是石砾唐松草、垂头菊群落;雪兔子群落,垫状雪灵芝群落,锦鸡儿、银露梅群落,锦鸡儿、垫柳群落和蓼属植物群落。做完样方,我们以为今天终于解脱了,但并没有。没想到不知不觉今天已经爬了很高,走了很远,我们拖着疲倦的身心,低着头翻过一个又一个山坡,停车的地方似乎仍然遥不可及。陈俊通师兄也一直强忍着一副要爆炸的脑袋,走到只剩最后一个小山坡的时候,也许是因为看见了希望,一兴奋头疼却更厉害了,最后是按着脑袋回到了住宿的地方。

我认识的新植物我认识的新植物

这样一来,“鼠兔队”的队员们基本都是“弱病”成员了。可敬的是他们尽管身体不适还是硬撑着完成了工作。为打响科考第一炮而拼尽全力,没有打退堂鼓的队员。他们在张旭的带领下,终于在将近12点到达流石滩下延。他们选了一个垫柳和鬼箭锦鸡儿占优势的下延草甸打了第一个样方,忍着呕吐、头疼和手疼的折磨,慢慢完成了第一个样方,明确了各自的分工。他们第二个样方选了一个高山下延的碎土坡,小土坡上长着占优势的石砾唐松草。但是坡度比较陡,海拔已经将近4800,风一直迎着吹,天气也不热,所以这儿的风一点都可爱不起来。做完第二个样方,本打算继续冲破4800,接着登顶,奈何大家的状态都很差,匡庭辉师弟已经很少说话了。张旭师兄由于经过刚刚的狂吐,肚子开始疼起来,所以决定不再往上,征服大山的念想早抛掷九霄云外了。最后决定前往下延草甸再打一个样方。他们心里就一个念想,往下走走也许氧气更充足一点,高反能弱一点,事实并没有。受到高反的折磨,他们只能慢慢地起身弯腰的工作,最后硬撑到“牦牛队”完成任务下来帮助我们,手忙脚乱的第三个样方终于搞完了。

黄先寒队长已经延绵不绝是山峦齐高,但是还只是爬到流石滩的半山腰呀!黄先寒队长已经延绵不绝是山峦齐高,但是还只是爬到流石滩的半山腰呀!


黄师兄正在回望来时的路,没想到这么远黄师兄正在回望来时的路,没想到这么远


下山时在一块草地边休息片刻,一群牦牛静悄悄的来到我们身后,它们以为我们要抢它的草下山时在一块草地边休息片刻,一群牦牛静悄悄的来到我们身后,它们以为我们要抢它的草

再苦再累,也偷闲往后回眸一笑再苦再累,也偷闲往后回眸一笑


泛采队的刘鹏举和史鸿华第一天的表现十分优秀,他们需要采集很多不同生境的植物,还要为大家指出某一类优势居群的所在位置。他们的工作也比较顺利,最后采了五十多号植物标本和材料。经过第一天的工作,大家也都更清楚自己的工作内容,回到住宿的地方后,队员们带着疲惫的身体都在思考第二天如何将工作做得更好。第一天的突发状况为今后更好的工作打好基础。

 

(高反什么时候彻底离开,喷雾防晒霜为啥是个雷,发生了什么事?我们第二队什么时候开始比一队更加活跃,预知后来故事,且听后续分解。)

作者:青海南冰缘带科考队

编辑:吴涛 李路  

审核:邓涛 李路 


关键字:科考日志

文章评论:已有0条点评

    回复:

热点文章
猜你喜欢